点点滴滴,为了您的健康打开
粉丝数内容数
8540

王丽平

副主任医师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

全部动态
文章
视频
回答
全部
AS
运动神经元病
糖尿病
心脑血管病

发布了文章

心脑血管意外,网传急救方法靠谱吗

微信里说的识别中风的方法靠谱吗?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平早期发生缺血性脑血管病会有哪些征兆呢?“FAST”的主要内容有一个生动的图表(见上图)。F(Face):是否能够微笑,是否感觉一侧面部无力或者麻木。A(Arm):能否顺利举起双手,是否感觉一只手没有力气或根本无法抬起。S(Speech):能否流利对答,是否说话困难或言语含糊不清。T(Time):如果上述三项有一项存在,请您立即拨打急救电话“120”。“120”三步法2016 年,《柳叶刀》神经病学杂志于“世界卒中日”发表了复旦大学附属闵行医院赵静教授和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刘仁玉教授共同合作的文章《中风120:中风迅速识别和即刻行动之中国策略》,该文章首创了适用于中国,方便记忆,能迅速识别中风患者的“120”三步法。1看,看一张脸,双侧面部是否对称。2查,两只胳膊是否一侧无力。0听,“聆听”说话是否不清楚。发现异常,迅速拨打“120”急救,迅速转运到有卒中救治的医院。一旦怀疑发生了卒中,应该到神经内科就诊。微信里说的应对方法靠谱吗?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视频,建议使用火狐或者谷歌浏览器

发布了文章

ALS预后生存因素

ALS预后生存因素 渐冻人关爱在线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平来源:http://alsn.mda.org/article/fa Factors in Survival:生存因素:Age at diagnosis, diagnostic delay, fronto-temporal dementia, gender, genetic factors and modifiers, type of onset and rate of progression all play a role in length of survival.诊断时的年龄,诊断延迟的时间,额颞叶痴呆,性别,遗传因素和基因修饰,发病类型和发展速率,这些都与生存时间有关系。Factor因素Good or Bad?好还是不好?Notes注释Age at Diagnosis诊断时的年龄Generally, the younger the age of the individual at time of diagnosis, the longer the duration of the disease.Survival time is longer for those who receive a diagnosis under age 45; diagnosis at old age (more than 65 years) is consistent with shorter survival time.一般来说,诊断时患者的年龄越小,病程相对越长。45岁以下诊断的患者,生存时间较长;诊断时年龄较大(65岁以上),相对较短。Age is likely a better predictor of prognosis than any other “unalterable” factor.Evidence from a number of studies shows a strong correlation between age at diagnosis and length of survival.年龄作为预后预测指标,可能比其他任何“不可改变”的因素都好。多项研究的证据表明:诊断时的年龄与生存时间长短之间有很强的相关性。Diagnostic Delay诊断延迟Typically, the longer it takes to receive a definitive diagnosis from time of onset, the better the odds for longer survival; a short interval from onset to diagnosis is associated with shorter survival.通常情况下,从发病到确诊的时间越长,长期生存的几率越大;反之则意味着较短的生存期。This may reflect the fact that more aggressive cases of ALS are more easily diagnosed; also, those who experience a slower course of disease may put off visiting a clinic.这也许反映了一个事实:越是凶险的ALS病例,越容易早期诊断;同时,发展较慢的病例,则需要更长时间的临床观察(患者要经历更长时间才会去就医)。Fronto-Temporal Dementia (Ftd)额颞叶痴呆Studies have shown shorter survival time in patients with ALS-FTD than in those who have onlyALS. FTD involves cognitive decline, including personality changes and language-related deficits.研究显示:额颞叶痴呆型ALS比一般ALS生存时间短。额颞叶痴呆症状涉及认知能力下降,包括人格改变和语言障碍。May be attributable to the tendency of those with ALS-FTD to refuse or ignore treatment recommendations, such as assisted ventilation and feeding tubes.可能是因为额颞叶痴呆性ALS患者有拒绝或忽略治疗措施(比如通气支持和饲管进食)的倾向。Gender性别Female gender is often associated with shorter length of survival; males, longer.女性生存时间较短,男性相对较长。Evidence for this is inconsistent and may be attributable to a greater incidence in women of bulbar-onset ALS, as well as more advanced age at onset of symptoms.这方面的证据并不完全一致,有可能是因为女性延髓型ALS发病率较高,出现症状(发病)的年龄较大Genetic Factors遗传因素Some familial forms of ALS have proven more aggressive than others.一些家族型ALS被证明比其他类型的凶险Disease duration may be longer or shorter depending on the gene involved and the exact mutation, and may differ even among family members.病程的长短依赖于所涉及的基因和明确的突变,即使是同一个家族的成员,也可能存在差异。Genetic/Epigenetic Modifiers基因/遗传修饰It’s suspected that factors that cause genes to behave differently without actually changing the DNA may positively or negatively affect length of survival.有猜想认为,改变基因行为但不改变DNA本身,可能对生存时间产生积极或消极的影响。These factors may apply in both familial and sporadic cases of ALS.这些因素可能在家族和散发型ALS病例中都存在。Rate of Progression疾病发展速率A slow rate of decline after disease onset tends to correlate with longer survival; the opposite is true for cases in which progression is rapid.More severe symptoms at the time of diagnosis generally predict shorter survival time.发病后较慢的衰退速度,意味着较长的生存时间,反之则较短。诊断时的症状比较严重,则预期生存期较短。Studies show strong evidence to support a relationship between rate of progression and survival length.研究结果强烈支持疾病发展速率与生存时间之间的关系。Type Onset发病类型Limb-onset (symptoms starting in an arm or leg) is consistent with an overall better prognosis.Bulbar-onset (symptoms starting in the speaking, swallowing or facial muscles), typically more aggressive, is associated with shorter survival time.Rates of progression in primary lateral sclerosis (PLS) and progressive muscular atrophy (PMA) are significantly slower.肢体发病(症状从手臂或腿部开始)整体预后较好。延髓发病(症状从语言、吞咽、面部肌肉开始),通常病情更为凶险,生存时间相对较短。原发性侧索硬化(PLS)和进行性(脊)肌萎缩(PMA)发展速度明显较慢。Evidence for these associations varies with different studies, possibly as a result of differing use of terminology among physicians.关于这些联系的证据会随着不同的研究而改变,也可能由于医生使用的术语不同而不同。原文链接:http://alsn.mda.org/article/fact ... wYPapipOH2uOTH1RjDw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视频,建议使用火狐或者谷歌浏览器

发布了文章

谈谈“恐冻症”

2014年的夏天一场冰桶挑战让一个罕见的疾病进入到了大家的视野中——渐冻人。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疾病,很多人在网上不停的搜索着相关的信息,越看越害怕,越害怕越仔细的观察自己,不少人甚至凭空出现了肌肉的颤动,一对照疾病的描述发现“肉跳”是运动神经元病的常见症状,不由得更加紧张,随之越发感到全身乏力,食不甘味,甚至出现了体重的下降消瘦,而患者又往往把这种消瘦认为是肌肉萎缩所致,总而言之,自己给自己带上了“渐冻人”的帽子。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平在此还要再老生常谈,ALS的诊断要综合病史(特别是起病情况,病情的发展情况)、专门的神经系统查体、必要的辅助检查,并结合医生的经验,排除其他疾病,才能最终完成。虽然没有哪种检查可以确诊,但肌电图对于定位诊断和鉴别诊断还是非常关键的,可以说是最重要的客观的辅助检查。单独出现的症状而不伴随相应的体格检查异常和肌电图的改变是可以除外运动神经元病的。在网站咨询的患者中,就有不少是这样的例子,他们并非得了“渐冻人”,而是得了时刻担心受怕的“恐冻症”。渐冻人“石头”也有这样的体会,不少人也向他不停的咨询,这个“恐冻症”就是来自于石头的命名。什么是“恐冻症”呢?这是疑病症的一种。本病患者常有担心或深信自己患有运动神经元病的持久的先占观念。患者注意的对象或思想的内容经常过分地集中于自己的身体健康,对自身健康过分担忧,惟恐患上运动神经元病病或坚信自己已经患了渐冻人,并为此十分烦恼。虽然患者诉述诸多的躯体症状,但经反复就医及反复检査均未发现相应疾病的证据,医生耐心的解释也不能打消病人的疑虑,而且常伴有焦虑或抑郁等症状。其实"渐冻人"仍然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疾病,发病率仅仅在10万分之个位数,还不如每年参加高考的同学中清华大学的录取率高(以2007年为例,全国高考清华录取率最低的省份为河南,仍在0.015133464641740%,即十万分之十五左右,而录取比例最高的北京市,高达394/10万),所以在普通人群中没有那么多的人不幸的患上运动神经元病。我们先看看患者最常提及的三个症状:肉跳,无力,肌肉萎缩。往往运动神经元病患者都会伴有肉跳现象。但肉跳不是神经元病的特有症状。肉跳的原因有很多,有些是病理性的,还有些是生理性的,比如剧烈运动之后、服用一些药物后,或者一些心理因素如有紧张焦虑情况下等。光有肉跳不能诊断ALS,除了肉跳必须要有肌肉萎缩无力和上运动神经元损害的证据。大多数人的一生中都可能会有“肉跳”的经历,如眼皮不自主跳动等,我们可以通过放松身心、缓压舒神、转移注意力等来改善这种症状,当这种肉跳广泛而持续时可以去医院进行检查。用一个不恰当的数学名词阐述就是:运动神经元病是肉跳的充分非必要条件。运动神经元病的肌肉无力是常常是由手部小动作不灵活开始的,如写字拧钥匙系鞋带扣子不灵活或不能完成。也有些患者是下肢无力开始,表现为腿站不稳,容易摔跤,就是说一样的外力作用,以前没事或别人没事而自己会摔倒。这和乏力,以及懒言少动绝不是一个概念。有的人说我就是肌肉无力,走一小段路就走不动了,上楼没劲,干活累,不愿意动,这只是一些主观症状,可以在医生进行详细的神经系统检查时判断出来是否有确切的肌力减退。有经验的医生可以准确的判断出来患者是否是真的存在力弱,当然还有一些更客观的检查帮助判断。最后还要说说肌肉萎缩,首先我们一定要知道,肌肉萎缩和“瘦”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瘦”是皮下脂肪的减少,但是肌肉仍然是饱满的,而萎缩的肌肉一定伴随的肌肉功能的下降,即原来靠这块肌肉完成的动作不能完成了。比如,有的患者说医生您看,我的胳膊都细了,可是你和他掰手腕,仍可以看到隆起的肌肉和强劲的力量,这就不是肌肉萎缩。那么哪些人容易患“恐冻症”呢?这部分患者往往有个人的疑病倾向,比如患者对健康和生命抱有忧虑和恐惧心理,自认为自幼体弱多病,先天不足,后天失调,但却“虚不受补”,且此种信念根深蒂固;而有些患者过分注意来自内脏和躯体的各种感觉,常常产生异常感觉体验,十分关心脸色、舌苔、脉搏、体重及大小便等,对生活方式的改变及气候变化十分敏感,容易出现“水土不服”;还有些患者则是听到或看到他人患病时立即体验到自己也有类似症状,自己患病时常常过分地担心和害怕,症状往往比其他人更严重而持久,治疗上表现为依从性差,服药不是副作用大,就是容易产生耐药性,因而治疗困难,疗效不佳,这些病人常在躯体疾病以后通过自我暗示或联想而患病。最后,得了“恐冻症”又该怎么办呢?俗话说,心病还须心药医,患者还是应该调整个人心态,积极的投入的工作生活当中,不要过于乃至畸形的关注身体的变化。对于过于焦虑的患者,可能还是需要一些抗焦虑的药物治疗。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视频,建议使用火狐或者谷歌浏览器

发布了文章

对抗ALS挫败感的5种方法

由 尘雾 于 2014-8-17 01:15 编辑作者简介:Jeff Lester,46岁,和妻子Lisa与3个女儿一起居住在密苏里州莱巴嫩。3个丫头都是在他1993年诊断为ALS后出生的。2011年,他获得了金融学硕士学位和密歇根大学MBA。作为前鹰级童子军(Eagle Scout)成员,Jeff是MDA“与ALS共同生活(Living with ALS)”版块的创办者,并长期担任版主。他为MDA的Quest杂志和MDA/ALS新闻杂志写关于ALS生活方面的文章,于2006年获得密苏里MDA个人成就奖。2002至2007年,他担任ALS疗法开发学会(ALS Therapy Development Institute,ALS TDI)“世界ALS研究新闻”版块的在线编辑。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平 ALS对一些患者的影响,可以用一个词进行简洁地定义:挫败感。 当你真正失去或已经失去所预期的生活时,会有挫败感;当你的身体功能逐渐逝去,无法做想做的事,不得不依赖他人时,会有挫败感;当你认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生命之重,了解到你将永远无法实现圆满时,会有挫败感;当你为那些曾经浪费时间而现在觉得不过是鸡毛蒜皮不值一提的事而遗憾时,会有挫败感! 当你觉得家人和朋友们似乎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抛弃你时,会有挫败感;当你觉得失去了家人、爱人时,会有挫败感;当你看到周围的人乃至于社会大众因为荒谬的理由在浪费时间、精力和生命——特别是在摧残你不知不觉中逝去的现在了解到有多么重要的健康的时候,会有挫败感! 甚至于有时候你会因为上帝、宗教和信仰而有挫败感——为什么这么多的好人会患上这该死的疾病,那些令人讨厌的坏蛋一辈子却顺顺利利,连个疹子都不长? 还有,ALS患者会因为无尽的系统性的障碍而陷入彻底的挫败与失望中。从对社会(甚至于医学界)关注度不足的失落,到政府性和保障援助缺乏(常常会造成不必要的障碍和严重后果)的无奈,再到对真正治疗或可能治愈ALS疗法缺乏突破的根本性的沮丧。这些会夺去我们与ALS抗争的至关重要的因素:希望! 所有的这些挫败与失望会吞噬我们ALS患者,如果任由愤怒、心酸和嫉妒(我们认为比我们活得好的人——特别是我们认识的人)的情绪肆意蔓延,那么我们很快就会被摧毁。 如果我说我在近乎20年ALS生涯中,根除了上述挫败情绪,或者说解决了其中的大部分,那这恐怕是我这辈子撒的最大的弥天大谎。 我想充其量,我只能说在这么多年与ALS的共处中,我可以比较好地应对和处理自己的挫败感和失望情绪。 在我提到的一些例子中,我会通过降低自己的期望值甚至于期待消极结果而让自己麻木无情来处理某些情况(比如与政府和金融机构打交道)。在其他的情况下,我会选择直面这些挫折的挑战,试图打破种种限制,特别是那些自己内心里带来的限制。 有成千上万的小事,大部分人从来没有想过——比如说挠痒痒、驱赶蚊虫或与朋友聊天——这些却会让ALS患者惆怅、纠结与心碎。但如果你的生命中有天使,就像我这样,它们会带走大量的刺痛和烦恼。 某些挫折是那种你永远不知道何时何地会打击你的,它们会出其不意地袭来,让你觉得窒息,伤害你的内心、精神和灵魂。这样的问题在我身上发生过,当我的女儿不小心弄伤了自己而我无法去安慰她帮助她的时候;当我无法像个男人那样去做家里比如安装螺丝,修理电灯的事而不得不让妻子去做的时候;当我无法去做作为儿子、兄弟、侄子、叔叔、朋友,特别是作为丈夫和父亲应该做的事的时候;那种挫败,令人万分煎熬! 以我的经验和与其他ALS病友交流的结果,相对于我们无法为自己做些什么,我们无法为所爱的人做些什么会给我们最深、最痛的挫败和失望。 那么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应对挫败感?下面是我的建议: 1、科技是我们的朋友。当我开始自己的ALS“旅程”时,互联网刚处于起步阶段,个人电脑在许多方面还是个奢侈品。从我诊断开始,科技在给予ALS患者更多自由和尽量保持日常生活正常状态方面的作用与日俱增。虽然科技的发展没有让我变成“生化人”(70年代孩子们的梦想,我就是),但不远的未来确实给了我们一种令人惊异的承诺,以与机器人的交互、大脑接口和进一步计算机处理的演化,接近着曾经的梦想(不幸的是这些都是美国军工人员因为二战而快速推动发展的,呵呵)。我们应该充分利用科技来抵消身体状况的退化。 2、沟通交流是关键。在ALS方面最大的技术进展可能是沟通方面的突破。我不是说身体上的沟通,虽然这方面也取得了令人惊异的进展,可以让我们发声。我指的是即便被完全“囚禁”的ALS患者,依然可以与外界沟通。因为互联网的发展,现在我们可以继续与外面的世界保持交流,与外界的环境保持关联。我们可以发电子邮件,可以聊天,可以在网上冲浪;我们可以与其他ALS患者或被ALS触动的人们联系,分享我们的体验、支持和知识;我们可以呼吁外界对我们困境的关注,发起活动来改善ALS患者的生活命运。我们应该通过各种渠道保持交流和沟通,避免ALS带来的孤立和与世隔绝。 3、细数幸福,常怀感恩。我想这个问题有的人可能会觉得有问题,ALS能带来什么幸福和幸运?其实这取决于你所选择的看待ALS的“镜头”。如果你选择的是看到失去的“镜头”,总是关注于你失去的和将会失去的东西,ALS就会像黑暗而冷酷的乌云将你的心智耗干。如果你选择的是回顾过去“正常”生活的“镜头”,你会感到事实上你是幸运的,你毕竟有正常生活的体验,而不少人连这种机会都没有。比如那些出生时就面临残障的孩子们,还有那些第三世界国家赤贫环境中的人们,他们从出生开始就不得不日复一日地为生存而抗争。当然,这是个比较极端的例子,也许无法给你安慰。那么从自由的“镜头”来看ALS怎么样?是的,ALS能也会给你自由。它迫使你放慢生活的脚步,去体会生活的本源和那些真正重要的感受。它可以让你释放出来去关注真正喜爱的东西,而不再像个轮子上的仓鼠般只知道不住地往前跑,错过了精彩的人生过往。ALS给我带来的最大的幸福是向我展现了人性的美好,人们都愿意帮助我,愿意表达对我的爱。 4、发现自己新的方面。ALS可以给你发现自己新方面的最大的自由。这些方面可能是你以前就喜欢但却没有时间去做的事——比方说,对我而言的写作——或者也可能是一些你现在有时间去探索的事——比方说如何建立网站。在这一点上,ALS给了我们积极获取新知识、培养新兴趣、拓展新领域的机会。即使ALS缩短了我们的生命,但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得不停止追求每天的美好生活,停止去找寻开心快乐。 5、给予和关爱他人。最后,ALS会因为给我们加上时间的限制而赋予我们新的视角——虽然我身上的时间印记似乎有些褪色(远远超过一般生存期)。使用这个新的视角可以给他人最好的礼物:关注和爱。在你有限的时间里,尽可能多的把这些礼物给予你遇到的所有人吧! 多多保重,让自己快乐起来! 原文链接:http://alsn.mda.org/blogs/five-ways-combat-als-frustration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视频,建议使用火狐或者谷歌浏览器

发布了文章

ALS疼痛问题概述

ALS疼痛问题概述2014-09-25 康尔365 渐冻人关爱在线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平ALS疼痛问题概述作者:尘雾肌萎缩侧索硬化(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ALS)是一种进行性发展的致命性中枢神经系统变性疾病,其特征是患者大脑运动皮质、脑干和脊髓中的皮质脊髓束和脊髓前角运动神经元进行性变性,主要表现为上、下运动神经元的病变,可导致一系列典型的临床症状:肌肉无力、萎缩,痉挛强直,语言障碍,口腔分泌物增多,吞咽困难和致命性的呼吸衰竭。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非典型的症状,与上述症状直接或间接相关,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其中尤以疼痛发病比例高,对患者的影响最为明显。文献报道,近70%的ALS患者在病程不同阶段出现疼痛,且发生的频率似乎与疾病发展成正相关。但尽管如此多发,对ALS患者疼痛的研究较少,且缺乏系统性,也没有针对ALS疼痛问题的随机对照药物临床实验,因此在各种ALS指南和共识中关于ALS患者疼痛的指导意见通常散见于各种并发症的处理中,而无集中论述。因而,帮助患者减轻疼痛应该被视为ALS精细护理很重要的方面。本文试结合已掌握的资料和病友实际,简单分析ALS相关性疼痛的类型、原因和应对措施。 一、ALS相关性疼痛的类型和原因 ALS患者经常出现的疼痛主要涉及肌肉抽筋、痉挛(强直)、骨骼肌疼痛、关节问题和可能的皮肤疼痛。 1、肌肉抽筋(痛性痉挛,cramps) 肌肉抽筋是一种突然的肌肉不自主收缩现象,可能出现在任何部位并引发剧烈疼痛。这种收缩在剧烈程度和发生的频率方面可能差别很大,但往往在病程早期频繁出现,尤其是在用力的时候,如打喷嚏即引发腹部肌肉抽筋。尽管很多病友在肌肉无力出现数月前会出现这种症状,但真正引起注意往往是在诊断之后。因此,这是一个经常被忽视的ALS特征。肌肉抽筋会因寒冷刺激或者循环变差(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而加重。但随着时间推移,会逐渐减轻,因为随着疾病发展,神经细胞会丧失刺激肌肉收缩的能力。 2、痉挛(强直)(Spasticity) 痉挛(强直)是ALS另一个共同特征,是肌张力高,腱反射活跃的一种表现。与痉挛相关的腱反射亢进由异常的脊髓信号输入引起,这种脊髓抑制与兴奋性(信号)输入的不平衡也会扰乱痛感反射,引起屈肌和伸肌痉挛(强直)。痉挛(强直)本身并非会一直疼痛,但会引发疼痛性抽筋,导致肌肉疲劳或者改变动作灵活度。此外,会由于僵硬关节不自主活动影响骨骼肌系统,肌肉挛缩疼痛。所有这些肌肉活跃引发的改变都会实质性的影响身体姿态、活动范围,引起行走或者协调活动困难,从而成为新的疼痛来源。 3、骨骼肌疼痛 骨骼肌短暂的急性疼痛和持久的慢性疼痛在ALS中都有报道。这种疼痛主要是肌肉无法活动的结果,也可能(合并)关节炎症。频繁出现的部位主要涉及背部、腿部、手臂、肩膀和脖颈部。尽管这种疼痛在病因学上尚不十分清楚,但伴随这种疼痛的将是逐渐发展的肌肉萎缩和肌张力降低。这代表骨骼、肌腱、韧带、关节、神经受到损害,或者是肌肉本身受到影响。上述错综复杂的各个环节出现不平衡,会极大地影响肌肉的协调性、力量和功能。这种协调性和力量功能的退换,会给韧带、肌腱和关节造成异常的压力,从而给肌肉组织造成微创,引发轻度炎症。由于疾病进行性发展,上述损伤和炎症可能会反复出现,给疼痛的发生提供了空间。 4、关节问题 ALS患者关节疼痛发生的比例较高。主要是由于活动不便导致挛缩,或者关节部位由于肌肉无力处于异常状态(肩关节脱位、足下垂)诱发无菌性关节炎所致。比如肩凝症,容易在肩膀无力后出现,是最常见的疼痛来源。 5、皮肤疼痛 ALS患者也会出现皮肤疼痛,主要表现为压疮性疼痛和肢体肿胀性疼痛。其中压疮也称为褥疮,是指局部组织长时间受压,血液循环障碍,局部持续缺血、缺氧、营养不良而致的软组织溃烂和坏死。易发生于骨质凸出的部位,比如骶尾部、坐骨结节、股骨大转子、足根部等,常见卧床患者。而ALS患者的肢体(下肢)肿胀,如果没有合并其他器质性病变(心源、肾源性疾病),主要是由于肢体活动不便,长期处于坐姿,加之肌肉萎缩无法保证血液有效回流,形成堆积,静脉血管扩张,水分会渗透到周围的组织中,造成肿胀或者水肿。当这种情况反复出现时,静脉血管会变的脆弱,水分更容易流失渗透,导致更严重的肿胀,陷入恶性循环。严重的肿胀会造成痛苦的灼热感,皮肤会变的对冷热温度变化敏感。随着循环的进一步变差,腿部和足部的皮肤会被损害变脆。 综上所述:ALS患者的疼痛问题涉及全身多个系统,原因常常是由多方面。除了疾病本身的影响,比如抽筋、痉挛,很大程度上更是因为活动不便导致,比如关节、皮肤问题。这也为我们缓解、减少疼痛指明了方向。 二、ALS相关性疼痛的应对和处理。 由于大多数ALS相关性疼痛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活动不便导致。物理疗法、身体伸直和一定范围的(被动)活动练习等方法可与药物疗法结合使用,以防止挛缩,减少肌肉抽筋、痉挛和疼痛。对于ALS患者,常规的柔和性抗阻力锻炼可与提高肌群的静态力量,延缓其功能衰退。关节松动技术也常常可以维持受影响肌群的伸长,因而对减轻ALS病人的骨骼肌疼痛、抽筋和痉挛有效果。 1、肌肉抽筋的治疗 左乙拉西坦在一个非盲的小型试用研究中显示出效果(IV级)。奎宁硫酸盐因为安全性考虑已经被FDA禁用。但是,一个最近关于非ALS抽筋的Cochrane综述发现:与安慰剂比较,奎宁硫酸盐有效果,同时没有差异性的严重不良事件。一个四氢大麻酚的随机对照实验对于ALS患者的中到重度抽筋没有显示出效果(I级)。其他疗法比如按摩、活动锻炼、热浴水疗、卡马西平、安定、苯妥英和异搏定已经被测试过,但没有针对ALS的对照性研究。 (1)轻微的抽搐一般可以通过伸展活动和保持充足的水分进行缓解,或者使用维生素E或镁治疗。 (2)可以尝试左乙拉西坦,如果无效或者有副作用,奎宁硫酸盐(每日两次,每次200mg)也许有效(GCPP)。 (3)物理疗法、活动锻炼和/或水疗可能是有帮助的 2、痉挛(强直)的治疗 物理疗法是ALS痉挛 (强直)的主要治疗手段,已经发现这是有效的(III级)。尽管现在还没有针对ALS的这方面实验,但其他措施,比如水疗、热疗、冷冻、超声、电刺激、化学去神经法和极少数的手术疗法也有使用。在ALS患者中,棘手的痉挛状态和与之相关的疼痛,鞘内使用巴氯芬比口服更有效,可以显著改善患者生活质量(IV级)。尽管还没有针对ALS患者的正式测试,但在临床实践中,加巴喷丁(900-2400毫克每天)、替扎尼定(6–24毫克每天)、美金刚(10-60毫克每天)、丹曲林(25-100毫克每天)、四氢西泮(100-200毫克每天)、安定(10-30毫克每天)已经在使用。A型肉毒素已经成功治疗一例牙关紧闭和喘鸣。 (1)常规的物理疗法对严重的痉挛(强直)有帮助。 (2)抗痉挛(强直)药物比如巴氯芬和替扎尼定可以试用。 (3)如果口服药物后痉挛 (强直)依然严重,鞘内使用巴氯芬可能会有帮助(GCPP)。 (4)32-34摄氏度进行水疗锻炼以及冷冻治疗也可以考虑。需要注意的是: (1)口服巴氯芬的话,通常2到3次每天,每次10mg,如果必须要加量的话,可以增加到4次每天,每次20mg。 (2)包括巴氯芬在内的丹曲林钠、替扎尼定或者加巴喷丁等处方药,可能的副作用包括:无力、疲乏、嗜睡等。需要从小剂量开始,慢慢增加,可以使副作用最小化。还要注意的是,这些药物不要突然停药。 (3)过量的肌肉松弛剂比如巴氯芬,会加剧肌肉无力,使得疾病状态更加复杂化。 (4)如果僵硬无法通过口服药物很好地控制,需要与医生讨论是否选择鞘内巴氯芬泵。通过外科手术植入腹部,通过小管直接向脑脊液中给药。鞘内用药可以一定程度避免巴氯芬的不良反应,最大的好处是可以依据症状严重程度实时改变剂量。在考虑鞘内用药之前,需要做腰椎穿刺测试,以评估对药物的反应程度。 3、骨骼肌疼痛的治疗 没有其他器质性病变的话,一般性的肌肉疼痛可以使用非类固醇类消炎药治疗,比如布洛芬或者萘普生钠。还可以试用抗焦虑抑郁药比如赛乐特、黛力新。黛力新起效快,但是不宜常吃;赛乐特可常吃,但起效慢。起始可以同时服用,黛力新,2次每日,一次一片;赛乐特,1次每日,每次10mg(半片);5天后,改为赛乐特1次每日,每次20mg。逐渐停服黛力新。 4、关节问题的应对措施 关节问题的应对原则是尽量使肢体处于功能位,保持关节的活动性,同时尽量减轻关节的负重,尤其是肩、肘、膝、踝。日常家庭性辅助伸展和(小范围)的活动锻炼可以减轻或者消除肌肉僵硬和抽筋,同样可以降低发展为关节挛缩的风险。固定器具、站立架、环状颈脖支撑器(颈托)都会有所帮助。最近看到病友使用足下垂矫正器和分指板等辅具,这对缓解足下垂和手指挛缩是有好处的。药物方面,可以关节内注射非类固醇类消炎药。 5、皮肤疼痛的处理 本文涉及的皮肤疼痛主要是压疮和肿胀方面,压疮问题随后会进行专门论述,肿胀可参考《关于下肢肿胀问题》,此处不再赘述。 三、需要补充和强调的内容 1、上述所有的疗法,特别是用药指导,仅供参考。由于患者情况有差别,在治疗前,一定要与了解病人情况的医生进行沟通讨论。 2、麻醉类镇痛药,比如阿片类药物,虽然是历史上治疗顽固性疼痛效果最好的药物,但一般不推荐使用,此类药物会抑制呼吸,减少气道保护,抑制咳嗽,阻碍排便,还可能出现身体依赖,导致病情更加复杂化。如果患者已经处于临终阶段,为了减轻痛苦而不得不用,必须寻求医生指导。 3、应该避免使用皮肤贴片类镇痛药,因为这种方式,药物吸收非常不稳定也不可预期。 参考文献(略) 衷心感谢冯国栋医生的修订和审核。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视频,建议使用火狐或者谷歌浏览器

发布了文章

专访ASL基金会创始人兼CEO凯文·斯旺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平是的,是ASL 基金(A Story Of Life Foundation,意为“人生的故事”凯文于两年前被确诊患有这种平均熬不过 5 年的绝症。在被问及“冰桶挑战”之于 ALS 的意义时,他说起了“魔术师”约翰逊:“他是一个让全世界面对艾滋病的英雄。”这或许就是凯文一直想做的事。2013 年 3 月,他创立了 ASL——“人生的故事”基金会,旨在让更多 ALS 病患讲述他们的生活。(图为:8 月 15 日,几位美国篮球明星在芝加哥完成训练之后,接受 ALS 冰桶挑战)一场通过社交网络迅速风靡全球的“冰桶挑战”,引起了人们对罕见病“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的关注。7 月 22 日,当凯文·斯旺(Kevin Swan)第一次从自己的事业合伙人、ALS 基金副总裁那里听说“冰桶挑战”主意的时候,他并不乐观。“我想这可能是若干年后的事儿。”他在当天的博客中写道。ASL 基金会创始人兼 CEO 凯文·斯旺“地球上仿佛没人知道 ALS 是什么”两年前的绝望感令凯文刻骨难忘。被确诊患有这种缩写为 ALS、俗称“渐冻症”的怪病的第二天,由于右手已开始行动不便,凯文不得不去一家理发店刮胡子。面对理发师,他搜肠刮肚,也找不出合适的词语来解释,自己患上的是一种平均熬不过 5 年的绝症。这时,孤立无援的恐惧感排山倒海地袭来。当时的凯文刚过完 30 岁生日,他的公司被《纽约时报》誉为“当前快速发展的 IT 供应商”。“我只能战战兢兢地说,自己可能患了一种运动神经紊乱症,活不长了。”理发师只能安慰他说:“真遗憾。不过你会没事的。”凯文向《外滩画报》记者回忆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种让他人无法理解和感同身受的陌生感,比疾病本身更可怕,“因为地球上仿佛没人知道 ALS 是什么。”事实上,在“冰桶挑战”流行之前,这一梦魇也笼罩着几乎所有 ALS 患者。“我从没想过它能影响世界。”凯文的好友兼病友、波士顿学院著名棒球选手皮特·弗雷茨(Pete Frates)告诉《外滩画报》记者。皮特一度被媒体盛传为“冰桶挑战”发起人,其实他也是被好友帕特·奎恩(Pat Quinn)点了名,才接受挑战的。那时的皮特甚至觉得,“在大太阳底下让自己彻底冻坏是件很愚蠢的事儿。”冰桶挑战至少可以追溯到 1904 年。在美国波士顿,有一种在大冬天举行的活动叫“北极熊跳”。顾名思义,就是人们互相打赌往摄氏零度的冰水里蹦,如果你不敢跳,就要向指定的慈善机构捐款。据美国知名网络杂志《Slate》调查,早在今年六月,包括高尔夫球员格雷格·诺曼和摩托赛车手杰若米·麦格拉思等一些前职业运动员,就已经开始了“冰桶挑战”美国电视节目中的“冰桶挑战”真人秀6 月 4 日,一位加利福尼亚小联盟高尔夫球手克瑞斯·肯尼迪(Chris Kennedy)率先将这一挑战的慈善捐赠与 ALS 联系在一起,使这种怪病从此变得家喻户晓。“每天都很忙。”皮特透露道。接下来,如何妥善运用来自全球的善款,协助研究组织攻克 ALS 顽症,已成为相关慈善机构的下一个挑战。去年五月的一天,凯文从床上爬起来。那时候的他还能勉强进行日常活动。可当他走进浴室时,却被一条掉落在地的钢丝衣架绊到了。顷刻间,他栽倒在地上,双手无力支撑,脑袋直接撞到冰冷的瓷砖。他的女朋友目睹了这一切,迅速抱住凯文的头,打电话叫救护车。由于医院离得不远,救护人员和家人很快赶到。“我有 ALS……”虚弱的凯文当时还意识清醒,口齿含糊地对救护人员吐出几个字,但没人理睬他。显然,医生只是把他当作一个普通的中风患者处理,因此高高抬起他的臂膀,甩上担架。“你们不能这样!”凯文的女友大声呵斥。在场的一名医护人员试图用膝上的笔记本电脑搜索有关 ALS 的信息,却徒劳无功。“那时我只觉得,地球上仿佛没人知道 ALS。”凯文在回忆时充满惊悚,“谁也无法想象那时的挫败与绝望。”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即使 ALS 病魔不断侵蚀凯文的身体,起初他还是难以接受在日常生活中大量依赖他人帮助。“人们只能对我说保重。我按照字表上理解那样去保重自己,这样我才能用自认为充实愉快的生活方式继续生存。”凯文说。但人际关系却不是简单的事。ALS 患者与照料者的关系很可能变得相当脆弱。凯文告诉记者,自己遇到过像美国经典喜剧情景剧主角墨菲·布朗那样通过秘书接洽的看护,还有看上去像怪物史瑞克那样的;也有一个年轻的金发女孩,她把时间看得如同在零售店打工一样……“记住一点很重要:护工们不仅仅为我做饭,还要喂我进食。他们不单单帮我更衣,还协助我洗澡。想象一下,你见过某人仅仅两小时,就让他或她用长柄丝瓜络在你胸脯上擦洗的滋味?你看起来就像动物园里的动物,而且是任由陌生人擦洗。”凯文说。好在凯文后来逐渐认清了现实。放下抵触心理之后,现在凯文发现,自己像依赖科技那样依赖他人。“我十分感谢遇到一些极好的照料者,而且从亲友那里获得了有力支持。”凯文说。凯文现在有两位很好的看护,在他们的帮助下开始每个新的一天。“我知道我不是最容易相处的人,尤其是每天早晨我必须喝到我中意的咖啡。”ASL 基金会致力于让健康人与 ALS 病人建立起沟通,以便在生活中更加善待他们“身体渐渐冻住,思维却不会停下”无人能感同身受的疾病痛苦固然可怕,而 ALS 患者所面临的更是无人关心自己罹患的疾病本身的恐惧。1991 年的那一天,当传奇职业篮球运动员“魔术师”约翰逊宣布自己感染 HIV 病毒时,整个美国为之震惊。无数人彻夜四处打探究竟什么是“HIV”,它是否将夺走美国史上伟大的篮球运动员的生命。也就在那个时候,一个人的不幸成为 HIV 病患的“奇迹时刻”。“他无疑是我此生都想见到的人。”当被问及“冰桶挑战”之于 ALS 的意义时,凯文说起了约翰逊,“他是一个让全世界面对艾滋病的英雄。”这或许就是凯文一直想做的事。2013 年 3 月 1 日,凯文创立了 ASL 基金(A Story Of Life Foundation,意为“人生的故事”),旨在让更多 ALS 病患记录他们的生活。就像网站的名字一样,这个组织试图帮助更多 ALS 患者打开心扉,在网站上讲述自己的故事。这一方面能够让更多人了解 ALS 及其病人,另一方面也为了更好地让健康人与 ALS 病人建立起沟通,能在生活中更加善待他们。虽然在美国人的日常生活中,经常见到各种各样的慈善募捐活动,但许多基金的资金都来自某个人、某个家族或某个企业、机构。凯文的组织有些与众不同,虽然也是以家族背景为主,但同样举办各种筹款活动以补充经费,包括筹款餐会、演讲、音乐会和文艺演出等等。它的另一主要目标,是为 ALS 患者构建精神世界。“身体渐渐冻住了,思维却不会停下。”凯文说。所以最早的时候,凯文曾给自己的网站起了一个别名“另一个强健生命”(Another Live Strong)。回忆起刚刚查出 ALS 后的那两个月,凯文百感交集:“我意识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我无法独自挺下来。值得庆幸的是,不仅有很多朋友和家人愿意帮助我,我身边还有一群聪明而且成功的朋友。”凯文在患病前,曾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营销总监,对如何宣传推广自己的网站很有一套,那些在全球广告界工作的朋友,很多现在都成了他的志愿者。“我们每年都会有自己的慈善活动,比如 9 月 22 日将是‘名厨日’,请所有朋友都带来自己的拿手好菜,届时还会有七名顶级大厨做评委。”凯文说。这些活动让长期陷入孤独中的 ALS 患者,脸上重新露出了久违的微笑。“现在我很有信心,在不久的将来,一定可以找到治愈 ALS 的方法。”凯文认为,首先这是一只“无底之桶”。这一现象在很短时间内,已经从美国的个别地方扩散到全球,持续了数月,尚无任何要退烧的迹象。而且这是一种传播速度越来越快的病毒式增长。类似名人出糗或一个漂亮女孩在牙医诊所满口胡言的视频,虽然也会在网络上像病毒一样传播开来并被人关注,但它们热得快冷得也快,不久就会被抛诸脑后。而“冰桶挑战”不会被人遗忘。“最初的规则是如果你被点名了,要么接受在 24 小时内被一桶冰水从头浇下,要么就捐出 100 美元。而且如果被你接着点名的人都参与了,你也需要再捐款 100 美元。”作为第一批参与“冰桶挑战”的“渐冻人”,凯文对规则耳熟能详。“这就是它为什么如此成功的秘诀:你每关注一次,意味着你还会看到一个接一个的挑战者。它最初可能是病毒式扩散,但冰桶挑战现在已成为流行文化的固定组成。”凯文指出。前 NFL 球员、ALS 患者凯文·特纳在位于佛罗里达州的租屋家中阅读 iPad英国大科学家史蒂芬·霍金,大概是最出名的 ALS 患者一位 ALS 患者在丹佛购买医疗用大麻,他说抽大麻可为他缓解病痛“我自己也能行!”2012 年 2 月 22 日,凯文一个在 8 年级时就认识的好友发表一篇博文,宣布凯文在经历了 18 个月的诊断之后,最终被确诊患有 ALS 这种罕见病。而就在 2010 年 7 月,凯文还主动报名去埃塞俄比亚和乌干达等非洲地区,参与教会的援助活动。在那里,他与一个名叫 Easton 的小男孩结下了深厚情谊。当时照片上的凯文身体健硕,在金色的非洲大地上单手抱着 Easton,无忧无虑。然而,老天似乎和他开了一个玩笑。“从非洲回来后,他就出现了双手震颤、两臂抽筋和上肢肌肉萎缩等现象。”凯文的好友回忆说。刚开始,没人想到凯文得的是这种名叫 ALS 的罕见病。“我们当时想,他或许是接触了某种非洲毒虫,抑或是疫苗的副作用,再不然是运动损伤,或者最多是自动性免疫缺陷……”在经历了漫长的巡查病因的 18 个月后,凯文和他的家人朋友们等来的是一场噩梦。设在芝加哥的西北大学 ALS 治疗中心(Northwestern ALS Treatment Center)经诊断后确定,凯文患的正是 ALS——临床表现为运动功能越来越退化,最后发展到全身无力、长期卧床,无法自主呼吸。凯文的生活开始一点点变化。在 2013 年拍摄的一段 YuoTube 视频中,凯文在镜头前用已经无力的双手穿一件套头短袖 T 恤。他将衣服勉强平放在床边,费力地将一只手伸进一只袖管内。大概用了十几秒,成功!然后穿另外一只。似乎由于已经有一只胳膊在衣服里,所以这只钻进去时没那么费力。接下来要完成“套头”这个动作。他跪在床沿的一旁,用两只手撑起衣服,然后很笨拙地将头用力伸进衣服中。显然脖子不是那么受控制,向前伸了一下;没到领口又伸了一下,因为脖子抬得太高而被卡在衣服里。幸好,第三次尝试成功了!他从领口中露出头来,用已经没剩多少力气的右手死命将堆在胸口的衣服拽下。接着走进洗手间,开始挤牙膏,再将身体俯伏到手臂可以抬起的最大高度,一下一下地慢慢刷牙……当时的他在面对镜头时,虽然说话已经有些吐字不清,但语速还是很流利。他没有因为得病而消沉或抑郁,而是通过媒体让更多人关注和了解这种病。这段视频是为宣传 ASL 基金会而拍摄的。“我热爱我的工作,我的团队,和我们已经取得了成绩,更重要的是未来我们将会获得的成就。”凯文向《外滩画报》透露了自己的身体近况:“目前双腿还可以移动。”4 月中下旬,凯文接受前美式足球全国联盟(NFL)球员史蒂夫·格里森的邀请,和一帮好友一同去秘鲁的马丘比丘远足。格里森与凯文一样,也是 ASL 患者,全队只有他们两人坐着全地形轮椅,穿行在崎岖颠簸的山路上。凯文被四个成年男子看护着,他们有的是护工,有的是格里森的前队友。这四个人为了让凯文跟上大部队的行进速度,经常用力将他和轮椅抬起。在整个旅程中,因为地形险峻,这四人最多曾坚持 11 个小时不休息,基本每隔一米多就要将轮椅抬起一次。凯文为此十分感慨,在游记中写道:“最艰难的时候,我可以感受到每一个抬着我的人的呼吸。这让我想到:如果我的身体都累了,那他们呢?”“我知道我有 ALS,也知道这种恶疾会让我的身体一天天变垮。”经历了这样一次十分吃力、很少休息的徒步旅行,他在最后达到终点时,累倒在爱人的怀中。“这种感觉超出了我之前能想到的一切感觉,这真的是一次改变我人生的经历。”或许因为这次经历,凯文变得更加乐观。两个月前,由于病情不断发展,凯文的口腔和喉咙内的肌肉渐渐失去功能,咀嚼吞咽能力也在渐渐消失。为避免因此而造成的营养不良,凯文终于答应接受一种叫 Mic-Key Button 的鼻饲管。它直接从胃部延伸,用一枚和五分硬币差不多大小的圆形纽扣贴在皮肤上。凯文在博客中幽默地写道,“这个选择远比挂在大肚子一边的那种管子更为美观和令人愉悦。这不仅让我增加了体重,舒缓了压力焦虑,更重要的是保证我能够永远吃饱肚子。”日常生活除了有护工照顾,还有很多高科技产品也在为凯文提供帮助。 Dragon Dictation 是一款简单易用的语音识别软件,可以直接将语音转化为文本或电子邮件,凯文正是用它在和他人进行书面交流。“有了 Dragon Dictation,我仍然可以使用双手和鼠标,用这种操作方式完成每天的工作。”至于调节温度、升降窗帘这类日常小事,凯文会用他的苹果手机来搞掂。然而随着病情的发展,他的双手将会无法动弹,声音也发不出来,但凯文已经为那一天作好了准备:Tobi 眼动仪。它可以通过记录眼部动作来识别信息,让凯文能继续操控电脑,进行工作。“如果说护工帮助我开启每天清晨,那科技就保证了我一天的平稳进行。”他说。令人惊讶的是,虽然科技让凯文能在某种程度上继续工作、与他人沟通联系,但他却这样说:“因为这种糟糕的疾病,我每天都需要帮助。但你知道吗?我自己也能行!”“我自己也能行!”虽然从凯文口中说出的这句话有些含糊不清,但他的意思和决心却明白无误。“冰桶挑战”的成功,以及那越来越多的慈善捐款,显然就是凯文坚强而乐观精神的有力依托。本文由《外滩画报》http://www.bundpic.com(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视频,建议使用火狐或者谷歌浏览器

发布了文章

肌萎缩侧索硬化患者应该尽早开始应用无创通气

肌萎缩侧索硬化患者应该尽早开始应用无创通气肌萎缩侧索硬化(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 ALS)是一种逐渐进展的,累及运动神经系统(包括大脑运动皮质、运动神经纤维传导束以及脑干运动神经核、脊髓前角细胞)的疾病,又称为运动神经元病。目前该病确切的病因尚不明确。非常残酷的是,运动神经元病患者确诊后的存活期一般为2~5年,大多数ALS患者最终都死于进行性的呼吸衰竭。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平针对运动神经元病患者,迄今为止还没有有效的方法治愈或者阻止其病情的发展。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对于寻找延长ALS患者生存期、提高其生活质量的药物和/或干预措施的研究从未停止。但是遗憾的是药物治疗的现状并不乐观,目前唯一批准用于ALS治疗的药物利鲁唑,也只能延长某些ALS患者大约3个月的生存期。正因为ALS最常见的死亡原因为呼吸衰竭,呼吸辅助及呼吸功能管理是非常重要的。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据表明,多种无创通气技术已在ALS的中期或早期使用,这些技术可以保留进食及言语功能,还可以一定程度上延长ALS患者的生存期和减缓肺功能的下降速率,提高患者的整体生存质量,并且减少了呼吸系统感染的发生及其引起的医疗费用。在确诊的ALS患者中,呼吸肌的无力或早或晚都会出现,而且都会持续性进展,尽管恶化的速度并不一致。呼吸肌无力不仅可以导致患者由于通气不足而处于低氧状态,并且因换气不足造成二氧化碳的潴留。患者血中乏氧以及高碳酸(由二氧化碳潴留造成)会使原已受损的运动神经元更快的死亡或丧失功能,而由运动神经元支配的呼吸肌的无力和易疲劳也就愈发显著,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慢性呼吸肌疲劳还使得患者的咳嗽反射减弱及分泌物不易排出,从而增加患者肺部感染的风险。现在的医学观点建议所有的ALS患者要重视呼吸功能的监测,一方面要关注非特异性的呼吸功能障碍的症状体征,如活动后及平卧后的呼吸困难、注意力不集中、恶梦-晨起头痛-白天过度嗜睡、胸式呼吸减弱等,另一方面要定期(推荐为每三个月)进行用力肺活量的测定。一旦有证据提示呼吸功能的下降,要及早进行呼吸支持治疗。现在ALS患者中使用最多的是双水平间歇正压通气(Bipap)技术。这种无创呼吸装置由患者自己的呼吸动作来触发,这样就减少了呼吸肌做功并且改善了气体交换,因此同时改善睡眠质量及增加依从性。总的来讲,Bipap给患者带来的益处有以下几个方面:提高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期;避免气管内插管相关感染及其并发症的发生;减轻呼吸肌疲劳;增加供氧并利于二氧化碳的清除;不影响患者的交流和饮食。Bipap无创呼吸机各参数的设置及调整现在并没有详细的指南规范,均根据患者个人病程阶段及耐受水平进行调整。很多研究指出,长时间需要无创通气的ALS患者应该使用压力触发,压力触发较舒适,且可补偿漏气。但是压力触发不可以保证最小分钟通气量,同时因为许多深快速眼动睡眠期有呼吸肌无力的患者身上发生氧饱和度下降,所以需要强制辅助呼吸频率。国外ALS患者的呼吸管理较为规范,特别是早期患者Bipap的使用。美国的报道ALS患者无创呼吸机使用率在49%-67%,欧洲的一些研究也显示无创呼吸机的使用率在41%-63%之间,日本的报道则在50%左右。一篇文献曾提到我国台湾的无创呼吸机使用率也在36%。相比较而言,我国国内运动神经元病患者的呼吸机使用比例较低,一项由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开展的调查表明,我国ALS患者使用呼吸机的比例仅约为10%,远远低于上述其他国家和地区,这与国内患者的经济条件相关,也和国内临床医师尚未真正认识早期使用无创呼吸机的时机及意义有关,应在国内进一步加强相关的研究和临床应用推广。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视频,建议使用火狐或者谷歌浏览器

发布了文章

Christian原创:渐冻药绝密档案之熊去氧胆酸

熊去氧胆酸熊去氧胆酸是一种亲水性胆酸——中药熊胆中的主要成分,是目前治疗原发性胆汁性肝硬化主要的、也是唯一通过美国FDA审批的药物,还被广泛用于治疗包括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和进行性家族性肝内胆汁淤积等在内的胆汁淤积型肝脏疾病。熊去氧胆酸及其衍生化合物牛磺酸熊去氧胆酸,可以通过稳定线粒体内膜、调控细胞凋亡途径上游靶标的表达、抑制细胞凋亡途径最上游的半胱天冬酶的激活等作用来抑制细胞凋亡,尽管其具体的作用机理尚不十分清楚。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平熊去氧胆酸所具有的抗细胞凋亡、免疫调节和抗氧化等作用可能被用于治疗ALS,但是用于治疗肝脏疾病的熊去氧胆酸胶囊或片剂含有酸性晶体,在酸性环境中溶解度极低,最终只能在小肠中经被动的非离子扩散被稀释和吸收,而且大部分会在肝脏中与甘氨酸或牛磺酸结合后随胆汁排出,因此很难进入中枢神经系统。后来开发的熊去氧胆酸口服增溶剂型可以克服这些缺点,使熊去氧胆酸可以高效地进入到脑脊液中,为其治疗ALS创造了机遇。早先的一项来自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的研究结果显示,口服剂型的熊去氧胆酸可以通过血脑屏障进入ALS患者的脑脊液中。熊去氧胆酸治疗ALS的III期临床试验起始于2005年3月,结束于2007年7月,试验为单中心、双盲、随机、交叉分组、安慰剂对照。共有80位ALS患者参加了试验,应试患者需满足以下条件:年龄>=20岁;发病=<5年;Appel量表指数在40~120之间;肺功能>=30%;可能或确定的散发性ALS患者。试验设计为交叉分组:先经过1个月的导入期;然后A组服药3个月,每天服用3.5克熊去氧胆酸/140毫升,B组服用安慰剂;之后为1个月的洗脱期;然后进行交叉——A组服用安慰剂,B组服药。对于这样的小样本数量临床试验,采用交叉分组相对于传统的平行分组的一个主要优势是,交叉分组方案可以尽可能地减小应试患者人群内部的系统误差。研究者采用交叉分组的另一个原因是出于医学伦理考虑——通俗地讲,就是阳光普照、来者有份儿,任何一个参加试验的应试患者都可以接受熊去氧胆酸的治疗。当然,这是建立在确信熊去氧胆酸对ALS患者具有正效果的基础上的——如果熊去氧胆酸对ALS患者具有负效果,那么到头来谁也跑不掉。在80位ALS应试患者中,最后A组有13位、B组有6位患者最终完成了试验;完成试验的应试患者共有19位,不足起始时人数的四分之一。应试患者极高流失率的原因包括:不符合统计分析条件,失去联系,不能按时随访,病情迅速恶化和因不良反应退出试验等。主要的不良药物反应均为消化道反应,包括腹痛、神经性厌食、腹泻和呕吐等。研究者认为应试患者基本上可以耐受熊去氧胆酸,但是患有急性胆囊炎或胆管阻塞等肝胆疾病的ALS患者,使用熊去氧胆酸时应抱有特别谨慎的态度,遵医嘱服用。在8个月的试验期内,应试患者共接受了4次终点事件检测。该项III期临床试验的结果显示,应试患者ALS病情指数和肺功能的变化,在熊去氧胆酸服药组和安慰剂对照组之间没有显著差异,说明熊去氧胆酸对治疗ALS无效。但是和对照相比较,熊去氧胆酸服药组应试患者Appel量表指数下降减缓了1.17点/月,说明熊去氧胆酸在该检测指标上可以减缓ALS应试患者的病情发展速率。在抽检的应试患者的脑脊液中均检测出了熊去氧胆酸的含量。研究者也承认,这是一项总体质量较差、可信度较低的临床试验,根本无法得出确定的结论;除了应试患者人数较少、熊去氧胆酸服药时间较短和终点事件检测时间点较少等显而易见的因素外,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极高的应试患者流失率。研究者在报告中指出,导致大量应试患者纷纷退出试验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因为这些患者的病情发展加快,因此不愿意再继续服药。同时,本着诚实的态度,研究者也强调了16名应试ALS患者服用熊去氧胆酸后病情发展显著加快(大于8点/月),而这些患者的试验数据被最终排除在统计结果之外!因此,综合考虑以上两点的话,熊去氧胆酸在该项III期临床试验中对ALS的疗效肯定会更加悲观。该项临床试验未在美国FDA登记,熊去氧胆酸使用在ALS治疗上也未经过美国FDA批准;其研究结果于2012年发表在《韩国医学杂志》上。牛磺酸熊去氧胆酸相比较熊去氧胆酸,对牛磺酸熊去氧胆酸的研究就要多得多。牛磺酸熊去氧胆酸也是一种亲水性胆酸,是熊去氧胆酸在人体肝脏中与牛磺酸相结合的内源性产物,被广泛用于治疗慢性胆汁淤积型肝脏疾病及胆结石等。牛磺酸熊去氧胆酸还在帕金森症、亨廷顿症、阿尔茨海默症、缺血性和出血性脑卒中等疾病的动物模型中展现出神经保护功能,相关体内和体外试验都显示出牛磺酸熊去氧胆酸在以细胞凋亡为病理特征的急性和慢性退行性神经病变中的抗细胞凋亡作用——牛磺酸熊去氧胆酸的这些特性暗示其可能被用于治疗ALS。牛磺酸熊去氧胆酸治疗ALS的II期临床试验为慈善组织资助,非商业组织行为。试验开始于2008年6月,结束于2012年4月,为三中心、双盲、随机、平行分组、安慰剂对照。共有34位ALS患者参加了试验,其中29位应试患者(15位牛磺酸熊去氧胆酸服药组和14位安慰剂对照组)最终完成了试验。应试患者需满足以下条件:年龄18~75岁;发病=<1.5年;肺功能>=75%;服用利鲁唑;四肢起病;可能或确定的ALS患者。试验方案为:先经过3个月的导入期;然后应试患者服药1年,每天2次、每次1克牛磺酸熊去氧胆酸;每1.5个月进行一次病情监测。该项临床试验的主要终点事件为药物响应者(对比导入期,ALS病情指数的变化斜率改善至少15%)的百分比,次要终点事件包括和安慰剂对照相比较的疗效(ALS病情指数和肺功能等的变化)、应试患者生存期和不良反应等。试验结果显示,牛磺酸熊去氧胆酸可以被应试ALS患者耐受,不良反应在两组之间没有显著差异;主要的不良药物反应均为消化道反应,其发生几率与以往牛磺酸熊去氧胆酸治疗肝胆疾病的临床试验中相仿。在该项III期临床试验的疗效结果中,药物响应者百分比为:服药组87%,对照组43%(P=0.021);在试验结束时,相对基线校正后的ALS病情指数为:服药组23.3,对照组16.3(P=0.007);说明牛磺酸熊去氧胆酸可能延缓ALS患者的病情发展。就ALS病情指数的4个分项:下肢运动、上肢运动和呼吸功能的变化在两组之间没有显著差异;而对于球部功能的病情发展而言,服药组显著慢于对照组。但是肺功能的变化在两组之间没有显著差异。在试验结束后66周的随访结果显示,应试患者的平均生存期为:服药组65.7周,对照组61.1周。经过换算,联合服用利鲁唑和牛磺酸熊去氧胆酸1年可以延缓ALS患者病情发展约4~5个月。该项研究成果于2015年发表在《欧洲神经学杂志》上。从以上两项临床试验的结果来看,牛磺酸熊去氧胆酸对ALS的疗效似乎比熊去氧胆酸更乐观一些。在美国FDA的临床试验数据库中,针对治疗ALS尚没有任何熊去氧胆酸的临床试验做过登记,但是已经登记了4项牛磺酸熊去氧胆酸的临床试验;这么看来,应用牛磺酸熊去氧胆酸治疗ALS的临床研究似乎更活跃一些。这4项临床试验的基本情况如下:1、意大利IRCCS基金会卡洛贝斯塔神经学研究所(上述)2、意大利Humanitas公司试验周期为2019年2月22日至2021年6月30日,试验设计为多地、双盲、随机、平行分组、安慰剂对照、联合使用利鲁唑和牛磺酸熊去氧胆酸的III期临床试验,为上述1的后继临床试验。将有440位应试ALS患者参加,患者要求发病<=1.5年,体重40公斤以上,肺功能>=70%,不使用呼吸机,吞咽无障碍(ALS病情指数分项为满分),服用利鲁唑但不使用依达拉奉,无胆囊疾病。试验方案为3个月的导入期后,每天饭后10~15分钟内服用牛磺酸熊去氧胆酸胶囊2次,每次1克,共服药1.5年;每3个月监测一次终点事件指标,包括响应人数、存活期、ALS病情指数、肺功能等生理指标,及神经纤维水平等分子指标。3、美国Amylyx公司试验周期为2017年6月22日至2019年12月,试验设计为多地、双盲、随机、安慰剂对照的II期临床试验,旨在考察联合使用牛磺酸熊去氧胆酸和苯基丁酸对ALS患者的安全性、以及能否延缓病情的发展。共有132位应试ALS患者参加,患者要求发病<=1.5年,肺功能>=60%,服用利鲁唑与否均可,无胆囊疾病或肝功能低下。试验方案为每天服药2次,每次服用牛磺酸熊去氧胆酸1克和苯基丁酸3克,共服药6个月;检测的终点事件指标包括不良反应、存活期、ALS病情指数变化、肺功能等生理指标,及血液检测和医学影像等细胞分子指标。4、美国Amylyx公司试验周期为2018年3月29日至2020年1月1日;该项临床研究是上述3的后继试验,旨在考察联合使用牛磺酸熊去氧胆酸和苯基丁酸后对ALS患者的长期安全性和疗效,因此试验设计为多地、非盲、单组的II期临床试验。监测对象为上述3中服药的应试患者,检测的终点事件包括长期不良反应、ALS病情指数、肺功能、住院次数、胃造瘘情况和气切情况等。甘氨酸熊去氧胆酸熊去氧胆酸仅占人体总胆酸排出量的4%;前面提到过,熊去氧胆酸在肝脏中被转化为牛磺酸熊去氧胆酸和甘氨酸熊去氧胆酸,而后者的转化量远远大于前者。研究显示,牛磺酸熊去氧胆酸和甘氨酸熊去氧胆酸具有和熊去氧胆酸相同的神经保护作用,因此一个葡萄牙的研究组将治疗ALS的临床前试验聚焦在甘氨酸熊去氧胆酸上。该项研究使用了一个ALS的细胞模型,即过表达人类SOD1G93A突变基因的运动神经元样细胞系NSC-34,而它是由小鼠的成神经细胞瘤细胞和分化自小鼠干细胞的运动神经元杂交而来。体外试验结果显示,当用甘氨酸熊去氧胆酸处理NSC-34时,NSC-34的ALS病理表型发生了变化:细胞质中的SOD1包涵体减少了,线粒体损伤减少了,半胱天冬酶-9的激活及细胞凋亡都下降了;细胞外的硝酸盐浓度下降了,金属蛋白酶-9的激活减少了。这些结果说明甘氨酸熊去氧胆酸可能被用来保护运动神经元、延缓ALS的病情发展。说不定哪天,甘氨酸熊去氧胆酸也和熊去氧胆酸及牛磺酸熊去氧胆酸一起,加入到延缓ALS病情发展的战队中。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视频,建议使用火狐或者谷歌浏览器

发布了文章

ALS:anotherlovestory

“A love story”是在2014年跟随樊东升教授一起录制北京电视台养生堂节目中感动于渐冻人王甲和他的可亲可敬的虹妈妈时突现于脑海中的。自跟从导师开始对运动神经元病的学习以来已经有十多年了,在这些年里,见过了很多的患者,接触了很多的家庭,有过很多的感动,越发觉得A love story实在是ALS最好的注脚。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平今天北京的天气特别的冷,似乎是今年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了。下午在结束了北医三院神经内科的“相约星期四”活动后,我和东方思雨渐冻人关爱中心的张红宇副主任一同到一个患者家中探访,同时北京佳永公司的刘磊工程师和眼控仪的工程师一起为患者想办法找到适合的呼吸机面罩并调试眼控仪的使用。迎接我们的是一位满头银发衣着朴素的老人,她是患者的母亲。我们刚刚到达时,她刚刚为儿子精心准备了特制的下午饭,因为患者的吞咽功能不太好,需要安静的专心的进餐,老人把我们带到了旁边的一个小小的书房中等候。在聊天中我们才知道老人今年已经84岁了,她本人就是一个优秀的科学家,书柜中有很多英文德文俄文的专业书籍,还有很多是她主编的专著。但是她更是一直为自己杰出的儿子骄傲。但是在儿子正当事业顶峰时突患ALS,整个家庭的一切都变了。放下了专业,甚至于放下了即将完稿的新书,老人迅速把自己准确的定位回到母亲的角色。一个80多岁的老人,照顾50多岁的儿子,想一想都会充满了各种艰辛,而这位母亲说起这些事,一直淡淡的,还给我们展示了这几年每年为整理的相册,每张照片都还有为儿子写的日记,字里行间,你能感受到的,只有浓浓的爱意。比如,在儿子53岁生日时,老人对他说“今天过完你的53岁生日,我非常高兴。我能够陪伴儿子度过整整53年的时间!但愿我能够陪伴儿子再度过10年。10年后我将是93岁的人,为了保护好我的儿子,我需要坚强的活着。”“30岁那年,我把你带到这个世界,等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希望你能够送我走。我一定顽强的活着,并且和儿子共同努力和疾病作斗争,创造世界上的奇迹。就像伟大的科学家霍金,现在他还活着,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乐观的生活,我相信我的儿子也会创造出奇迹,我们共同等待那一天的到来,你不能失去信心。”在另一天的日记中,老人写到:活在希望里,不是活在幻想里,而是话在实在的现实中。现实的世界科学技术的进步日新月异。很多的研究都将最终用于ALS的治疗,这些对病人都是福音。为了这真实的希望话着,你比伟大的科学家霍金幸运,赶上了这个科学高度发展的今天,有那么多科学家为了解除ALS病人的痛苦进行艰苦的研究工作。你是有希望的,你不是活在幻想里,而是活在等待成功的现实中。需要勇敢的和疾病做斗争,好好养生,从烦恼中找快乐,需要天天活在快乐里。每当我看到你笑的样子,两眼炯炯有神,我的内心充满了喜悦,仿佛又回到你没有生病的幸福时光,我等待那样的奇迹发生,老天爷有眼,会叫奇迹产生。老人的家中是简朴的,老人的穿着是朴素而干净的,但老人带给我们的精神是震撼的。这些爱的故事让我坚持,你们的期待让我痛恨自己没有能力更多的减少病人的痛苦,痛恨为什么医学的发展还是那么的慢。我会尊重每一个生命的选择,但是只要您在坚持,我们一起努力,毕竟,活着才有希望,有希望等到科学突破的那一天。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视频,建议使用火狐或者谷歌浏览器

发布了文章

关于ALS患者流涎

阿生渐冻人关爱在线今天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平http://www.careuc.com/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9232&extra=page%3D1文章来自康尔365网站,原作者为 阿生 ,已经得到原作者同意。感谢阿生一直以来为患者做的大量工作!图片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ALS的一个症状是口水过多,这是由颌痉挛,过多的唾液产生和吞咽困难引起的。在美国多是使用药物,就可能有助于减少患者的流口水。这些药物包括 Botox(onabotulinumtoxinA), Elavil(阿米替林), Robinul(格隆溴铵)和 Atropen(阿托品)。它们都通过抑制胆碱能系统起作用。什么是胆碱能系统?胆碱能系统是神经系统的一部分,它使用称为乙酰胆碱的神经递质或化学信使传递神经信号。由于来自大脑或其他神经细胞的进入刺激,神经细胞释放神经递质。一旦释放,它们就会与附近细胞表面的受体结合。这可以是另一种神经细胞,肌肉细胞或腺体细胞。当神经递质与肌肉细胞结合时,它们可能会引发肌肉收缩。当它们与腺体细胞结合时,它们可能导致液体分泌产生。肉毒杆菌肉毒杆菌毒素是一种神经毒性蛋白质,其从细菌肉毒梭菌(Clostridium botulinum)获得。它抑制乙酰胆碱的释放。当注入颌骨或唾液腺时,它可以减少颌骨痉挛和唾液分泌增多,并抑制流口水增多问题。阿米替林Elavil是一种治疗抑郁症,阿米替林是一种抗抑郁药,阿米替林是多年来治疗神经性疼痛的一线药物。抗抑郁药被广泛推荐用于治疗神经性疼痛,神经性疼痛是由受损的神经引起的疼痛,可以有多种不同的名称。偶尔也会被用于治疗失眠,阿米替林通常用于治疗神经性疼痛状态,疼痛和偏头痛的药物。它通过许多不同的机制起作用。当它进入唾液腺时,它会阻断分泌唾液的腺体中的乙酰胆碱受体,从而减少流口水。格隆溴铵片ROBINUL(Glycopyrrolate)Robinul是一种抑制肌肉痉挛的抗痉挛剂。它还用于减少唾液腺,喉咙,气管和支气管(通向肺部的空气管)的分泌物。是季铵类抗胆碱药,能选择性作用于消化道,有抑制胃液分泌及调节胃肠蠕动作用,服后能迅速解痉、抑酸、止痛,并有比阿托品更强的抗唾液分泌作用,但无中枢性抗胆碱活性。格隆溴铵片ROBINUL(Glycopyrrolate)也是抗胆碱能药。它进入到唾液腺中,从而减少流口水。外科医生也多用来减少唾液、支气管、咽囊分泌物和胃分泌之游离酸;禁忌幽门梗阻、青光眼及前列腺肥大患者忌用。阿托平AtroPen又称阿托品(Atropine),Atropen是一种药物,用于治疗神经中毒,减少唾液分泌,减少胃肠道以及泌尿系统和胆囊系统的肌肉痉挛。它通过与受体结合阻断乙酰胆碱的作用。当进入唾液腺时,阿托品对唾液腺、支气管腺体、汗腺的作用最明显抑制作用,它与腺体上的乙酰胆碱受体结合并减少流口水。外科医生也多用来减少唾液.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视频,建议使用火狐或者谷歌浏览器

发布了文章

到底什么人叫“渐冻人”?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平来自一个可敬的患者家属,不仅一直耐心细致的照顾患者,还努力为病友们提供一些有益的资讯,再次感谢他——到底什么人叫“渐冻人”?本人不是专业的神经科医生,也不是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患者,只是一个ALS患者的家属,我斗胆站出来回答这一问题,是因为目前“冰桶挑战”公益游~戏带来对“渐冻人”的普遍关注,同时也带来了对“渐冻人”这一概念的大量滥用和误用!我的回答分为三部分:1.“渐冻人”通常指什么病人?2.还有哪些病人或许也可叫做“渐冻人”?3.哪些病人肯定不是、不能叫做“渐冻人”?一、“渐冻人”通常指什么病人?“渐冻人”这一说法只见于汉语,不是对哪个外文的翻译,它来自台湾。在台湾,“渐冻人”指的就是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患者。请查看台湾“渐冻人协会”官网(http://www.mnda.org.tw)“认识疾病”栏,由医生撰写的专业性的疾病介绍,题目就叫做“浅谈渐冻人——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ALS)”,而由医生和该协会人士共同撰写的简明介绍(题为“认识渐冻人”)则说:“运动神经元疾病(Motor Neuron Disease)简称MND,就病变位置而言,又称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简称ALS。这是一种进行性的运动神经萎缩症,会造成渐进性的神经肌肉萎缩失能,四肢有如被冻住一样,因此俗称「渐冻人」。”在这里,同一个所指,有三个名称,其中“运动神经元病”(MND)和“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是医学名称,“渐冻人”症是俗称。可见,在通常语言里,“渐冻人症”指的就是通常所说的“运动神经元病”(MND),按照病变的位置又叫做“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俗称“渐冻人”症,是因为患者全身的肌肉逐渐萎缩,渐渐无力行动、说话、咀嚼、呼吸,就像被冻住一样。“渐冻人”症的特别之处,不仅在于它比较罕见,也不仅在于它是绝症,而是它特别残酷,再借用“认识渐冻人”里的话:“由于患者主要以运动神经萎缩为主,感觉神经并未受到侵犯,因此虽然四肢无法动弹、也无法自行呼吸,但心智正常、意识清楚、感觉敏锐一如常人,所以身心所受的煎熬甚于其他疾病,亟需社会大众鼓励与协助。”目前流行的“冰桶挑战”,初衷就是为了引起社会各界对这个病(ALS)的重视,选择冰水灌顶的形式,也许是为了体验一下身体被冻住的感觉吧,国人俗称“渐冻人”,西方人关注它时选择冰水灌顶,看来世界人民想到一块了!本来,俗称的“渐冻人”就是指“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患者,这是很清楚、没有疑问的。但人们常常又把这个病叫做“运动神经元病”(MND),为什么呢?我的理解,这特别标明的是“渐冻人”症的内在机制:人体内的“运动神经元”由于不明原因丢失或死亡!“渐冻”则是运动神经元受损引起的外在表现。问题是:严格地讲,所谓“运动神经元病”(MND)就是指运动神经元损害的疾病,它是一类病,即“一组因运动神经元渐进性退化而造成全身肌肉萎缩及无力的疾病”,尽管“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是成人最常见的运动神经元疾病,以至人们常把ALS径直叫做“运动神经元病”,但“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毕竟不是“运动神经元病”(MND)的全部。ALS是最常见的MND,但MND并不就是ALS,MND包含了ALS。那么,还有哪些运动神经元病或别的什么病或许也可叫做“渐冻人”症呢?二、还有哪些病人或许也可叫做“渐冻人”呢?ALS称为“渐冻人”是因为其“渐冻”的特性:全身的肌肉逐渐萎缩,渐渐无力行动、说话、咀嚼、呼吸,就像被冻住一样,病程大约3-5年,多数患者在出现症状后3-5年内因呼吸肌受累导致呼吸麻痹或继发肺部感染而死亡。我想大家应该会同意,其他的运动神经元疾病可否叫做“渐冻人”症,要看它多大程度上分有ALS的“渐冻”特性。神经病学医生当初提出“运动神经元病”(MND)这个概念时,主要包括了以下四种类型:(1)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2)进行性肌肉萎缩(PMA)(3)进行性延髓麻痹(PBP)(4)原发性侧索硬化(PLS)。PMA和PBP通常都会最终进展为ALS,目前普遍认为ALS、PMA、PBP是同一种疾病的不同亚型,把这三类病人都叫做“渐冻人”,应该毫无问题吧。原发性侧索硬化(PLS)中有相当多的在3年后进展为ALS,也可叫做“渐冻人”吧。但那些未进展为ALS的,预后较好,中位生存期≥20年!且没有明显的肌肉萎缩表现,很难算是“渐冻人”吧!运动神经元疾病还有:(5)连枷臂、连枷腿综合征(FAS、FLS)。虽然有“渐冻”的表现,但是进程相对良性,所以很多研究者倾向认其为是ALS的一种比较良性的变异类型,是运气好的“渐冻人”!有些运动神经元疾病是先天遗传的:(6)脊髓性肌萎缩(SMA),是先天遗传性疾病,临床表现为下运动神经元受累,即肌张力低下、肌无力和肌萎缩,近端重于远端。根据起病年龄及病程可分为I、II、III、IV型,前两型婴儿期起病,病程很短。IV型可成年起病,III、IV型病程较长,临床进展缓慢,也是运气好的“渐冻人”!(7)痉挛性截瘫(HSP),是先天遗传性疾病,症状主要表现在下肢,所以“渐冻”的特性大打折扣,恐怕很难叫做“渐冻人”。(8)肯尼迪病(KD,也称脊髓延髓肌肉萎缩症BSMA),是先天遗传性疾病,仅见于男性,多于30-40岁起病,以下运动神经元受累为主,有“渐冻”的表现,但是病情进展比ALS缓慢许多。我认识一个病友,十几年一直以为是ALS,后来确诊是肯尼迪病,他见了我,有点兴奋地说:“摘掉帽子了!”他多年来非常热心于关爱渐冻人的事业,央视的那个好姑娘张泉灵“冰桶挑战”,就在他家门前。肯尼迪病人算不算“渐冻人”呢?比如我认识的那位病友就自认为比ALS强点,不是“渐冻人”。下面两个病属于所谓“类ALS综合征”:(9)脊髓灰质炎后综合征(PPS),部分脊髓灰质炎患者在症状好转数十年后可再次出现原部位或新部位的肌无力和肌萎缩,称为脊髓灰质炎后综合征。临床表现为缓慢进展的下运动神经元受累表现,不累及上运动神经元。病情进展缓慢,目前无特效治疗,但总体预后良好,所以,不是“渐冻人”。(10)多灶性运动神经病(MMN),是近年来被认识的一种少见的脱髓鞘性周围神经疾病,仅累及运动系统,表现为不对称的上肢远端肌肉无力、萎缩,逐渐累及上肢近端和下肢,也可下肢起病。该病仅累及运动系统的表现与ALS类似,预后相对良好,病程较长,进展缓慢,无上运动神经受累表现,无球部受累表现。MMN有药可治,且效果明显,不是“渐冻人”症。有肌肉萎缩症状的病还有:(11)腓骨肌萎缩症(peronial myoatrophy)又称CMT,是一组最常见的家族性周围神经病,约占全部遗传性神经病的90%。共同特点为儿童或青少年发病,慢性进行性腓骨肌萎缩,以腓骨肌萎缩为主要临床特征,但下肢和上肢的肌萎缩常有明显界限。私下认为,这明显不是“渐冻人”症。(12)平山病(Hirayama disease),也称良性青年手肌萎缩,是由于什么什么(我们非专业人士看不明白的)原因而出现的症状,好发于青年男性,男女比例约20:1,隐匿起病,主要表现为手肌和前臂肌的无力、萎缩,与发病早期病灶较为局限的ALS类似,但平山病起病年龄较早,疾病呈良性进程,通常在发病数年后停止,肌无力和萎缩部位较为局限。私下认为,这明显不是“渐冻人”症。三、哪些病人肯定不是“渐冻人”?“渐冻人”(ALS)的主要表现是神经肌肉出了毛病,人们通常对ALS知道的很少,但对有一些肌病相对比较熟悉,最常见的就是“重症肌无力”和“进行性肌营养不良”,我老婆患ALS这5年来,经常有好心人和热心人荐医,说谁谁谁曾治好过这个病,总是误以为我老婆就是重症肌无力或者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13)重症肌无力(myasthenia gravis,MG)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以肌肉易疲劳、晨轻暮重,休息后或用胆碱酯酶抑制药后减轻为特点。常累及眼外肌、咀嚼肌、吞咽肌和呼吸肌。严重者可发生球麻痹。受累肌肉的分布因人因时而异,而并非某一神经受损时出现的麻痹表现。目前虽然治愈率比较低,但西医和中医都有办法治疗。(14)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progressive myodystrophy)是一组由遗传因素所致的原发性骨骼肌疾病,其临床主要表现为缓慢进行的肌肉萎缩、肌无力及不同程度的运动障碍。本病可由多种遗传方式引起,其临床表现各具有不同的特点,因而形成许多类型。这两种病在症状上虽然与“渐冻人”症有相似,但现代医学认为,这三种病是完全不同的病,为什么呢?科普一下(可能不完全准确):人肌肉的活动需要三个环节:  ①运动神经元(神经细胞)发出运动指令;  ②运动指令通过神经肌肉接头传达到肌肉;  ③正常的肌肉接受运动指令而运动。三个环节缺一不可,任一环节出了问题都会得病,导致肌肉萎缩和无力,环节①出问题是运动神经元病,环节②出问题是重症肌无力,环节③出问题是进行性肌营养不良。也就是说,运动神经元病是神经系统的病变,神经肌肉接头和肌肉本身无病,肌萎缩是神经病变引起的;重症肌无力是神经肌肉接头出现问题,导致肌肉得不到运动指令而引起,运动神经元(神经细胞)和肌肉本身无病;进行性肌营养不良则是肌肉细胞基因的毛病直接造成的肌肉本身的病变。另外,运动神经元又分为在大脑的上运动神经元和在脑干及脊髓的下运动神经元,上运动神经元控制下运动神经元,下运动神经元通过神经肌肉接头与肌肉直接相连,发送运动信号给肌肉。如果上运动神经元病变,则下运动神经元失去“上级”的控制而“无意识地持续”发送运动信号给肌肉,使肌肉强直和痉挛。如果下运动神经元病变,则既不能发送自己的又不能传送上运动神经元的运动信号给肌肉,使肌肉萎缩。ALS上下神经元都有病变,所以既有肌肉强直和痉挛,又有肌肉无力和萎缩。重症肌无力则因为是肌肉得不到运动信号,只有肌肉无力和萎缩;进行性肌营养不良因为肌肉本身病变,也只有肌肉无力和萎缩。所以,这三个病虽然都属于神经肌肉疾病,都有肌肉萎缩,但在发病机理、诊断和治疗上完全不同。 “重症肌无力”和“进行性肌营养不良”不是运动神经元疾病,没有明显的“渐冻”特性,不是“渐冻人”症。作为“渐冻人”家属,本人5年来经常光顾在诊治“这个病”方面非常权威的北医三院神经内科,经常看到病友千里迢迢赶来,等待好久终于挂上了樊东升副院长的号,他们最期盼的结果就是樊院说他们不是“这个病”,就是说,不是ALS,不是“渐冻人”!也看到长期怀疑是“这个病”的病友,因为终于确诊不是“这个病”而大感欣慰,我也为他们这不幸中的幸运而高兴!有趣的是,近来,有些本来不是这个病的病友(比如歌手王海龙,进行性肌营养不良患者)却一再宣称自己是“渐冻人”,你们这又是为哪般呢?!四、结论“渐冻人”这个说法,本来指“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患者。在其起源地,台湾人是这样做的。大陆专家,比如樊东升、张俊大夫在央视做科普时也是这么做的(http://www.byb.cn/doc_1214-1.aspx)。ALS是最常见的一种“运动神经元病”(MND)。人们通常所说的“运动神经元病”(MND)与“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是同一疾病”!“中国运动神经元疾病专家协作网”上李晓光大夫介绍“运动神经元病定义及分类”就是这么讲的(http://www.alscecg.com/_CMS/View/12/4492.htm)。至于其他种类的损害运动神经元的运动神经元疾病,经过我们上面的辨析,(2)进行性肌肉萎缩(PMA)、(3)进行性延髓麻痹(PBP),以及一部分(4)原发性侧索硬化(PLS)和ALS极端亲近,几乎是同一疾病,也是“渐冻人”症。另一部分(4)PLS和(5)连枷臂、连枷腿综合征(FAS、FLS)患者或可叫做良性的或者好运的“渐冻人”。(6)脊髓性肌萎缩(SMA)、(7)痉挛性截瘫(HSP)、(8)肯尼迪病(KD,也称脊髓延髓肌肉萎缩症BSMA)、(9)脊髓灰质炎后综合征(PPS)、(10)多灶性运动神经病(MMN)、(11)腓骨肌萎缩症(peronialmyoatrophy,又称CMT)、(12)平山病(Hirayama disease)不是“渐冻人”。(13)重症肌无力,以及(14)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不是运动神经元病,不是“渐冻人”。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视频,建议使用火狐或者谷歌浏览器

发布了文章

运动神经元病患者吞咽困难怎么办?

对于运动神经元病患者来说,在病程的发展过程中,或早或晚都会有吞咽困难的出现,使得本来应该是对美食的享受变成每一餐饭都成为一场战斗,是患者与吞咽食物的战斗,也是家属或照料者与千方百计为患者增加营养的战斗。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平我们可以先了解一下什么是营养不良,通常定义是以下两项标准之一:体重下降超过10%或BMI<18.5kg/m2。营养不良是ALS患者预后不良的独立危险因素,使死亡风险增加8倍。我们再来了解一下吞咽的三个步骤,以及运动神经元病患者在每个步骤可能出现的问题:第一步,舌头把食物向后移动到软腭——ALS患者很可能是食物停留在口腔或没有充分咀嚼就到了喉咙.第二步,上、下喉部的肌肉把食物向下送到胃部(食道),同时关闭通向鼻子鼻腔)和肺部的空气通道(气管)——而ALS患者往往会把食物送入鼻腔,特别是平卧位时;或是食物粘在喉部咽不下去; 阻塞气管产生窒息.第三步,食道上部括约肌放松接纳食物——ALS患者常常肌肉不能放松而使食物受阻,感觉阻塞在喉咙.在初期的吞咽困难时,可以通过以下办法帮助吞咽更容易些,1.适当多花些时间,不要着急.2.让患者更放松,有自信(自己能把握时间).3.集中精力(至少周围一个人陪伴),但是要避免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或是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等.4.注意进食姿势(直立,调节椅背舒适,吞咽时收下颌以关闭气道,塑料杯子).5.小口进食,干稀分开(容易处理,减小窒息可能).6.紧急应对——拍打后背会引起食物在喉咙处卡得更紧.不要用液体向下冲食物 .可以使用冲击腹部的方法解决窒息,并同时呼叫急救系统。当患者的进食能力进一步减退时,就需要考虑创造一个新的通路解决营养问题,即做胃造瘘手术。现在的研究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丰富合理的营养状态可以延缓患者病情的发展,那么当患者出现哪些表现时需要考虑接受胃造瘘手术了呢?一般有如下的症状时就要考虑胃造瘘手术了1, 明确的吞咽困难,进食时间超过一个小时。2, 有过多次的进食呛咳,误吸。3, 因为进食障碍导致营养不良,体重下降超过10%。4, 进食已经完全不是一个享受的过程,相反,因为恐惧进食中可能出现的呛咳等而患者拒绝或主动减少饮食。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视频,建议使用火狐或者谷歌浏览器

发布了文章

我努力了,但是我说不清楚——如何正确理解构音障碍的患者...

在延髓受累的运动神经元病患者中,一个非常大的困扰是难以清楚的说话,虽然患者神智非常清楚,思维非常敏捷,但是受累的咽喉部的肌肉使得他们想要让别人理解自己非常困难,也给照料者更多的挑战。难以理解患者,难以做到有效的沟通实在是一件令人沮丧的事情,以下是患者自己总结出来的沟通中的一些小技巧,可以尝试: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平1、不要猜测,认真倾听。举例来说,有一次,当患者刚刚吃完午饭,他说“关闭电视。”照料者却马上和患者说,“我扶你到床上躺下吧?”也许患者一会儿后确实需要到床上躺下休息,但是这和现在关闭电视没有什么联系,也并不是患者想要表达的意思。如果你没有听清楚所有患者说的话,只重复你没理解的部分。对于患者来说,说一句很复杂很长的句子是更加困难的,您可以只重复问您没有听清楚的那个词。2、不要问“双向”的问题。例如,“你要到床上去还是留在这儿吗?”这意味着患者不能通过简单回答“是”或“不是”来表达自己的意思而需要回答更多的内容。所以您可以简单的询问患者,现在到床上去吗?患者可以通过简单的“是”或“不是”直接表述。对于患者来说,说“不”比“是”更容易,并更容易“摇头”,而不是“点头”。所以,如果你问患者一个是/否的问题,你似乎没有得到回应,那么表明答案是肯定的。3、不要忘记前言后语的连贯性。比如这是一个实际的谈话。P是指患者和O是其他人。P,把我的右手向前移动一下。 O,把你的右脚向前移动?P,我的手。 O,你的头?P,我的手。 O,你的手?P,是的。 O,那你的手?P......!(这时护理者应该联系到之前的表述,向前移动一下)4、在不理解患者的要求之前不要随便触摸患者。比如,患者的头发挡住眼睛了,患者希望护理者动一动患者的头发不要再挡住我的眼睛,在当护理者不知道该怎么动时就先不要动。在这种情况下,您可能好心的给患者翻了身,活动了胳膊和腿,甚至全身都按摩了一遍,但是可能还是因为没有拨开挡住眼睛的头发而患者仍然不满意。5、如果一切都失败了,你可以通过拼音,或者是注音板,或是眼控仪。沟通是必要的,有良好的沟通对于患者来讲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状态。要重视和患者的有效沟通。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视频,建议使用火狐或者谷歌浏览器

发布了文章

卒中预防的七种武器

10月29日是第10个世界卒中日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平今年的主题是“关注女性卒中,关注轻型卒中”今年的口号是“防微杜渐,共筑防线”今天,让我们一起来谈谈如何建立防线的问题,特别是如果得了一次中风,面对众多仿佛敌人般的众多危险因素的进攻,我们需要做好准备,拿起武器,打赢卒中预防这场战斗。 武器一:血压控制——长生剑 众所周知,高血压是脑血管病的重要的危险因素,现在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没有卒中病史的患者得到良好血压控制会大大降低卒中的发生率。降压药的种类繁多,一般而言,长效稳定的降压治疗使血压“达标”是我们手中重要的长生武器。 武器二:抗动脉粥样硬化——霸王枪 这个武器就是我们临床上经常用到的他汀类的药物,无论是阿托伐他汀,普伐他汀,瑞舒伐他汀,辛伐他汀,氟伐他汀......都是这一家族的成员。抗动脉粥样硬化为什么要用到“霸王枪”呢?那是因为降脂抗动脉粥样硬化有一个“霸道的标准”,如果存在多条危险因素和不稳定的易损斑块,对低密度脂蛋白的要求就不再是化验单上的正常范围了,而是需要拦腰一斩降低到2.6mmol/dl,甚至1.8mmol/dl,同时我们还要关注一个重要的检查项目,即颈动脉的B超,可以直接显示动脉硬化的斑块及性质,对我们了解“敌人”“知己知彼”打下基础。 武器三:抗血小板聚集——碧玉刀 阿司匹林,氯吡格雷,潘生丁,“刀刀”见血(小板),这是卒中治疗和卒中预防中不可忽视的重要内容。每天一片药,卒中远离我,多么美好的设想啊!但是有时我们一直服用了抗血小板的药物是否真的就可以有效预防卒中了呢?其实我们现在已经有一些方法帮助判断出每天服用的药物是否真正发挥了作用,比如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开展的血栓弹力图检查就可以一定程度上帮助指导抗血小板药物的选择。 武器四:不良生活习惯纠正——离别钩 吸烟,酗酒,熬夜,紧张,焦虑......滚蛋吧,这些不良的生活习惯!为了健康,让我们与烟酒say goodbye! 武器五:健康饮食——多情环 虽然我们不要求每一个患者都能理解什么是“地中海”饮食,但是我想大家至少可以做到营养丰富,粗细搭配,主食-蔬菜-水果-肉蛋奶,一环扣一环,不过分强调各种所谓的“补品”,而是讲究“平衡”,每一餐都当做一次感恩的享受。 武器六:合理运动——拳头 生命在于运动,这个“拳头”不必虎虎生风,“运动”也是不必过于激烈。根据年龄、基础疾病的不同,可以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运动处方”。但是一般来说,散步(特别是快走)、水中活动是适合绝大多数人的方式,当然对于老年人来讲,打打太极拳也是未尝不可。要记住,运动是长期而规律的,切忌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贵在坚持。 武器七:防微杜渐,抓住卒中就医的时机——孔雀翎 孔雀翎在江湖上是一种谁也没有见到过的暗器,但是即便是最精巧的暗器,也有一定的踪影可循,对于卒中的症状,也是一定要掌握一些蛛丝马迹。推荐使用FAST评估方法,这种方法相对比较简单,可以尽早识别自己或家人是否患有卒中,及时就诊治疗可拯救卒中患者生命,也可能会提高生活质量。FAST的主要内容有一个生动的图表TipsF(Face):您(他)是否能够微笑?是否感觉一侧面部无力或者麻木?A(Arm):您(他)能顺利举起双手吗?是否感觉一只手没有力气或根本无法抬起?S(Speech):您(他)能流利对答吗?是否说话困难或言语含糊不清?T(Time):如果上述三项有一项存在,请您立即拨打急救电话120。时间就是生命,少一分延误,多一分康复!请立即把患者送入有溶栓治疗经验,有条件和能力为患者进行诊疗的医院救治。好了,我们现在已经有了七种武器,相信在面对卒中这个敌人时我们不会是束手无策了,那就让我们用好这些武器,为自己筑建一道有效的防线。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视频,建议使用火狐或者谷歌浏览器

发布了文章

2片还是50片?通过一个实例浅谈老年心脑血管患者用药

这是一个门诊的真实病例。一位86岁的陈旧脑梗死的老先生,同时患有高血压病,糖尿病,病情相对还是平稳的,检查有些颈动脉粥样硬化斑块,别的都还不错,但是老先生每天要吃一大把的药,关键很多并不是非常必要的药物。出于用药原则,我把老先生的日常神经科用药精简为阿托伐他汀和阿司匹林,告诉他每天各吃一片就可以了,结果......我被家属投诉了,说是不给老人家用药!着实是有些郁闷。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平我们可以看看老先生之前用的药:每天12个心脑宁胶囊,一天3次,一次4个; 6个蚓激酶胶囊,一天3次,一次2个; 12片心脑疏通片,一天3次,一次4片; 9个血脂康胶囊,一天3次,一次3个; 9个血塞通胶囊,一天3次,一次3个; 2片阿托伐他汀(10mg)的,一天2次,一次1片。我们可以简单的计算一下,每天需要服用12+6+12+9+9+2=50片药!这还只是神经科用药!他同时还服用着2种降压药物,1种冠心病药物,2种降糖药物,1种改善前列腺肥大的药物,林林总总每天60多片药!药物确实都是心脑血管疾病的常用药物,但是关键是老爷爷都86岁了,平时是和老伴儿一起生活,孩子们都不在身边,老先生每天都不记得自己吃过药没有,每天的药都对不上数。每天吃很多的药,按老先生自己的话来说,吃药都吃饱了。每个月去医院取药得带一个大号的书包,装的满满的。而且这些中成药中,有些药物含有多种成分,同时服用还有些是重复的。修改后的用药是怎样的呢?每天1片 阿司匹林(100mg),+1片阿托伐他汀(20mg)=2片药。那为什么患者家属不能理解呢?当我面对前来投诉的家属时,他们说“之前的大夫就是这么开的药,我们都吃了好几年了,怎么到你这里就变成2片了?我们家老人没吃上药犯病怎么办?”我心平气和的告诉他们:药不是吃的越多越好,而是管用就好。我无意去评判之前的医生的治疗,但是任何治疗是否有效都应该是有根据的,这个根据不是某一个大夫说好就是好,而是在千百万患者的治疗对照研究中得到的客观规律,换言之,这是千百万患者用自己的病情变化乃至生命换来的医学客观规律,这个有个专门的名词,叫做“循证医学”。对于缺血性脑血管病的二级预防,有这样证据的治疗主要分为三个方面,简称为“ASA”三大基石。第一个A是指降压药(Antihypertensive agent),S是指他汀类药物(Statins)、第二个A是抗血小板药(Antiplatelet),这也是被写入到《中国缺血性卒中/短暂性脑缺血发作二级预防指南》当中的。当然,这些治疗是预防脑梗死复发的根本。其他方面也尤为重要,如生活方式的改变,戒烟限酒,适当活动,保持比较好的心情等。像这位老先生同时还有糖尿病,还需要控制好血糖等。综合治疗,才可以得到很好的疗效。如果是一名脑梗死患者,针对以上的治疗,你可以对照看看,有没有做到“ASA”。祖国医药源远流长,是有很多可取之处,可以在这些治疗的基础上,适当选用一些中成药治疗。但是绝不是“越多越好”,是药三分毒,即便都是好药,也不能“贪吃”哦。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视频,建议使用火狐或者谷歌浏览器

发布了文章

我为什么给每一个咨询的患者都设置隐私状态?

有时我的患者会和我说,你的网站咨询太没的看了,患者不少,但是都加了隐私,想看也看不到,你看其他的XX医生,把他给每个患者的咨询都看过一遍后,对这个病我能明白很多呢。但是我仍然会给每个患者都设置隐私状态。其一,我觉得保护患者隐私是每个医生的应尽职责。疾病对于每个患者来说都是一件非常个人的事情。就像是在医院就诊一样,我希望每个患者可以在安静并且安全的地方,慢慢的把自己的真实情况展现给医生,医生也会根据对患者的详细、全面的了解给出合理的建议。如果我是患者,我不希望在围观中向医生诉说我的病情,如果迫不得已,我很可能会有所保留,但是我并不知道我保留下来没有告诉医生的那些内容会不会对病情而言是关键内容,所以我的欲言又止可能会误导了医生的判断。推己及人,在我作为医生这个角色的时候,我愿意给患者创造一个这样可以相对安全的方式让患者可以尽少保留的和医生沟通。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平其二,每个患者的情况都不相同,即便临床表现类似,但是没有专业知识的情况下,很容易“误入歧途”。在不能面对患者的网上医疗本身就有一些信息的缺失,在这种情况下,误诊的几率也会比实际面诊要更大。而患者并不能分辨出来,有些患者又容易“自我对号入座”,结果要不然会对疾病忧心忡忡,或者是对疾病盲目乐观,这两种情况都是不适合的。所以,无论别的大夫如何,我仍然会给每个患者都设置隐私状态。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视频,建议使用火狐或者谷歌浏览器

发布了文章

ALS患者的气道管理

ALS患者的气道管理主要有两个方面,1)减少气道内分泌物的生成。ALS患者在呼吸受累的同时常伴发有吞咽功能受累,吞咽困难、呛咳、误吸、吸入性肺炎是常见的临床并发症。由于吞咽障碍会导致“异物”进入到气道中,这个“异物”有可能是食物残渣,也可能是患者难以咽下的唾液。患者的吞咽困难不仅发生于进食时,由于唾液的分泌,患者往往在流涎的同时会由自己的唾液造成呛咳,比呛咳更可怕的是隐性误吸(silent aspiration)。对所有延髓受累的患者,建议评估呼吸功能的同时注意到吞咽功能的评估,存在确定的吞咽困难和误吸风险应尽早做经皮胃造瘘手术(percutaneous endoscopic gastrostomy,PEG),保证营养摄入的同时减少经口进食带来的风险。同时还可以使用一些药物治疗减少口水的生成。当然,在发生气道感染时及时有效的抗生素应用是必要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平2)加强气道分泌物的排出。应尽量促进痰液向主气道转移,放大咳嗽效应。主动辅助深呼吸法(active-assisted deep breathing,AA-DB)可以在ALS患者早期及开始指导练习,该方法花费少,简便易行,除了可以增加咳痰之外还可以一定程度保持患者的肺容量。但是在中晚期的患者呼吸肌肉的无力更加严重时,需要机械性吸-呼技术(Mechanical insufflation-exsufflation,MIE) (咳痰机),通过正负压快速转换,产生有效地咳嗽峰流速值,带出分泌物。该技术分为两步,第一步,通过深大吸气(正压通气扩张肺),一方面扩张气管、支气管,松动分泌物栓块;另一方面可以充盈肺泡,增加肺泡内压;第二步,负压呼气,使肺内气流高速排出,推动分泌物、栓块向大气道移动。 促进气道分泌物排出的其他方法还有很多,包括体位引流可以增加气道黏液转移速度,促进痰液移动;高频胸壁压缩可以帮助产生呼气气流;高频胸壁振动产生痰液松动等,根据患者的情况均可以酌情尝试。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视频,建议使用火狐或者谷歌浏览器

发布了文章

百万呼吸——为渐冻人生命接力项目

百万呼吸——为渐冻人生命接力项目公 告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平 北京东方丝雨渐冻人罕见病关爱中心于2013年 11月8日经北京市民政局批准注册成立,是国内首家渐冻人关爱中心。2014年8月,由东方丝雨渐冻人关爱中心发起、中国福基会批准成立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渐冻人联合劝募基金。在“冰桶挑战——关爱渐冻人”项目中,东方丝雨渐冻人关爱中心申报的“百万呼吸——为渐冻人生命接力”项目成功中标,项目获得资助金额1,000,000元人民币。2014年8月17日,“冰桶挑战”进入中国。当晚,新浪微公益联合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上线了“助力罕见病、一起冻起来”的“冰桶挑战”中国项目,号召大家关注、支持ALS患者在内的各类罕见病群体。瓷娃娃中心理事会决定,根据捐赠人的意愿,截至8月30日所获善款中的5,574,311.80元,全部用于运动神经元症患者群体的相关救助服务等支持,也将作为专项首期用款,“冰桶挑战——关爱渐冻人”项目由此启动。 一、项目概要:呼吸衰竭是致 ALS/MND 患者死亡的重要因素之一。研究表明,早期适时使用呼吸机可以显著延长患者的生存期,提高患者生活质量,减慢通气功能(用力肺活量FVC)的减退速度,延缓病程,改善远期预后,降低家庭医疗成本。据统计,国外渐冻人患者呼吸机使用率为60-70%甚至更高,而我国大陆地区同比为11%。渐冻人医疗费用高昂且目前没有纳入大病医保,使家庭经济长期入不敷出,呼吸机购置费用对很多家庭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而放弃使用呼吸机意味着放弃生命。 “百万呼吸——为渐冻人生命接力”公益项目以救助贫困渐冻人家庭为主要目的,以提供免费使用呼吸机和发放呼吸机使用补贴两种方式为中国大陆地区居家护理的100位渐冻人患者提供总计100万小时呼吸机补贴,并为患者和家属开展呼吸机知识培训,指导患者科学使用呼吸机,最大限度发挥其使用功效,从而提高渐冻人生活质量。 二、救助对象 中国大陆地区已经确诊、居家护理的运动神经元疾病患者,以因病情需要使用呼吸机(FVC75%及以下)和正在使用呼吸机的运动神经元病患者优先,包括:肌萎缩侧索硬化(ALS)、进行性肌萎缩(PMA)、 进行性延髓性麻痹(PBP)、 原发性侧索硬化(PLS)。 三、救助方式 本项目提供两种救助方式,每位申请人可申请其中之一: 1、为60名患者提供使用呼吸机补贴,标准为按照实际使用呼吸机小时数,每小时补贴1元人民币; 2、为40名患者提供免费无创呼吸机使用及指导。 四、申请办法1、项目起止期为2015年1月1日——2015年12月31日,1月——3月为项目筹备阶段,3月31日项目正式启动。自公告之日起接受报名。 2、申请人下载《百万呼吸——为渐冻人生命接力公益项目患者申请表》。下载地址:东方丝雨渐冻人关爱中心官网 http://www.jiandongren.org/ 东方丝雨渐冻人关爱中心论坛 http://www.careuc.com/bbs/forum.php3、将填写完整的《百万呼吸——为渐冻人生命接力公益项目申请表》以及相关材料邮寄至:北京市丰台区草桥欣园三区8号楼3单元704室 邮编100067。 4、项目管理办公室在收到材料之日起5个工作日内予以审核、答复。 5、审核通过的申请人名单将在上述网站进行公示,公示期为5个工作日。 6、确定予以救助的申请人签订《百万呼吸——为生命接力公益项目救助协议书》,并按照程序和要求参加项目活动。 7、项目联系方式 固定电话:010-67503415 王先生、严先生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法定节假日除外) 9:30——16:30五、详情请见本项目实施办法。 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 北京东方丝雨渐冻人罕见病关爱中心 2015年 3月31日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视频,建议使用火狐或者谷歌浏览器

发布了文章

一个要给所有运动神经元病患者讲的故事

我曾经给很多ALS患者讲过下面这个故事,尤其是那些当听说自己得了一个终将失去活动能力几近崩溃的朋友们,我亲眼看着他们沮丧、失落、寻找不明所以的“神方”,或者放弃。北医三院神经内科的“相约星期四”活动中,我也曾拿出这个故事,今天翻出来,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听到。故事来源于原北医三院眼科的冬雪川大夫,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眼科博士,并且给很多青光眼的患者讲述了这个故事,我想,对于所有那些尚未攻克的疾病患者,这个故事都是需要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平照片上这个留着胡子男人名叫休斯,是美国的国务卿,也是总统的重要候选人,但他一直有个非常痛苦的事情,就是坐在他身边的小女儿-伊丽莎白。她得了非常严重的糖尿病,在那个时候糖尿病还是不治之症,无外乎两种治疗方法,一种就是任孩子海吃山喝,死的痛快,另一种就是听信各种偏方,喝石油,吃虫子,他们大多数都撑不过1年。但休斯一家选择了第三种方法,他们拜访了当时糖尿病的权威-阿伦医生,阿伦医生针对患者血糖升高的情况独创了一种新的治疗方法-“饥饿”疗法。他的病人每天只能吃几片煮过的蔬菜,大多数患者都瘦骨嶙峋,但只要严格控制饮食,就能多活几天。有个孩子因为糖尿病双眼失明,要求养一只金丝雀唱歌,但后来医生发现,他只是为了偷吃鸟食,还有的孩子竟然偷吃牙膏……但伊丽莎白坚持饥饿疗法直到14岁,奄奄一息,连路都走不动了。就在伊丽莎白弥留之际,休斯夫人把她接回家,希望能平静地结束这一生,这个时候,加拿大传来一个轰动性的新闻,班廷医生发明了胰岛素。接下来休斯夫人的计划本是陪同丈夫巡回美国进行总统竞选,于是她给了仆人一大笔钱,送到班廷那边最后一试,然后回家厚葬。伊丽莎白最后没有死在加拿大,她最终活到了73岁,成为了3个孩子的奶奶。伊丽莎白的成功没有什么秘诀,无外乎坚持正规的治疗,听信医生的科学方法,最终把生命之火重新燃烧。ALS患者也许今天只能服药,使用呼吸机,胃造瘘手术,眼看着活动能力越来越差,但只要坚持就有希望,就有等到突破性治疗出现的那一天!好吧,我们接下来进入这个故事的第二部分,另一个非常饥饿的人-班廷。班廷是个退伍的军医,几乎没受过任何的科学研究训练,只有满腔的热忱,要想进行自己的实验,就需要大量的实验动物-狗。为此,他几乎变卖了自己所有的家产,放弃了自己的未婚妻,他的故居里只有一套用来记录实验数据的桌椅。为了买饲料,他经常两天才吃一顿饭!终于,他发现了可以降低狗的血糖的“胰岛素”,但这个东西能在人体上用吗?毕竟所有的实验动物都因感染死掉了,也许这个东西是非常危险的。但当他看到奄奄一息的伊莎贝拉的时候,他做出了一个非常令人震惊的决定,给自己亲自注射。24小时过后,他还活着!!班廷的家乡有英国女王点燃的“希望之火”,只有在糖尿病完全被攻克的时候才会被熄灭。我想说的是,对于一个医生来说,或者一个运动神经元病医生来说, 我们可以做的也许更多。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视频,建议使用火狐或者谷歌浏览器

发布了文章

再谈依达拉奉治疗ALS,遵医嘱,慎选择

Christian原创科普:渐冻药绝密档案之依达拉奉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平一、依达拉奉的背景信息依达拉奉是一种自由基清除剂,可以将一个电子传递到脂肪过氧化物或羟基自由基上,将其氧化性中和掉。2001年,依达拉奉通过了日本厚生省的审批,登记使用在对急性脑梗死的治疗上,在日本国内每年有约14万患者受益;之后,依达拉奉通过了美国FDA的审批,登记使用在对缺血性脑卒中的早期辅助治疗上。运动神经元受到氧化胁迫是ALS的分子病理表型之一:氧化胁迫可以加速运动神经元的凋亡,并造成其氧化损伤。因此,作为自由基清除剂,依达拉奉的抗氧化作用可能用于保护运动神经元免受自由基的氧化损伤,延缓ALS病情的发展。经过了前前后后长达二十年的试验,日本田边三菱公司终于于2017年5月通过了美国FDA的审批,将依达拉奉登记使用在对ALS的治疗上。依达拉奉治疗ALS的标准方案如下:简单讲,一个疗程为6个月;第1个月的前14天,每天静脉滴注依达拉奉60毫克,其他时间无治疗措施;在之后的5个月中,每个月的前14天中须有10天每天静脉滴注依达拉奉60毫克,其他时间无治疗措施。二、依达拉奉的患者适用范围依达拉奉的传奇故事,相信很多关注它的人都听说过,就是依达拉奉的III期临床试验证明它对ALS患者总体上是无效的;但是田边三菱公司对试验结果进行了进一步的统计分析,发现它对一个ALS患者的亚人群是有效的。这个患者亚人群需满足以下条件:A、可能或确定的ALS患者;(不包括可疑的ALS患者)B、不仅ALS病情指数>=24,而且每个分项都要>=2;C、肺功能>=80%;D、发病=<2年。也就是说,依达拉奉只对ALS患者的这个子集是有效的,而对这个子集以外的ALS患者是无效的。由于依达拉奉的患者适用范围非常狭窄、患者需满足的条件非常苛刻,因此在欧美发达国家,医生对ALS患者很难开出依达拉奉的处方。在我国,ALS的平均诊断时间为14个月,在日本为11.6个月,在欧美发达国家为14~17.8个月。所以考虑到ALS的诊断时间,理论上对一个患者来说,依达拉奉最多可以使用2个疗程。三、依达拉奉的疗效和安全性那么,对依达拉奉的适用患者,疗效情况是怎样的呢?重新设计的III期临床验证试验共有137位应试ALS患者参加,试验为双盲、随机分组、1:1安慰剂对照;给药前有3个月的观察期,给药为上述的标准方案。在给药1个疗程(6个月)后,相比较安慰剂对照组,依达拉奉延缓了应试患者的ALS病情指数下降为2.49±0.76(p=0.001)——根据患者的ALS病情指数的平均下降速率,6个月静脉滴注依达拉奉可以减缓ALS患者的病情发展约2多个月。那么,对依达拉奉的适用患者,安全性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依达拉奉处理组不良反应的发生率为84.1%,严重不良反应的发生率为15.9%,不良药物反应的发生率为2.9%,均与对照组无显著差异。最常见的不良反应为淤青和吞咽困难,发生率分别为16%和13%。最近的一项研究对在过去二十年间进行的依达拉奉治疗ALS的临床试验做了总结、归纳和元分析。该项研究从不同的数据库中遴选出随机分组、平行对照的3项相关临床研究,针对19岁以上、发病3年以下、呼吸功能基本正常的ALS患者共368名。该项元分析的结果证实了上述结论。该项研究结果于2019年5月5日正式发表。四、依达拉奉对中期ALS患者的效果基于对原III期临床试验的事后统计分析,田边三菱公司发现依达拉奉对于发病早期的、症状轻微的、呼吸功能基本完好的ALS患者具有一定的疗效,进而通过补充III期临床试验进行了验证。遵循相同的思路,田边三菱公司又设计了补充III期临床试验,研究依达拉奉对中期ALS患者亚人群的效果。该临床试验共有25位应试ALS患者参加,试验为双盲、随机分组、1:1安慰剂对照;给药前有3个月的观察期,给药为上述的标准方案。应试患者需满足以下条件:可疑、可能或确定的ALS患者;日本ALS病情分类第3级;肺功能>=60%;发病=<3年;在给药前3个月的观察期内ALS病情指数下降1~4。在给药1个疗程(6个月)后,依达拉奉处理组相比较安慰剂对照组,应试患者的ALS病情指数下降为6.52±1.78对6.00±1.83,两者之间没有显著差异,但是从绝对数值上看依达拉奉使ALS病情发展稍微快些(0.52±2.46,p=0.835);严重不良反应的发生率为23.1%对16.7%,不良药物反应发生率为23.1%对8.3%。主要的不良反应包括步态障碍、瘙痒、腹泻、上呼吸道感染和头痛等。有1名依达拉奉处理组的ALS患者因病情恶化、最终呼吸衰竭死亡。该项研究的结果说明,对于中期ALS患者而言,使用依达拉奉不会产生有益的疗效、甚至可能会加速病情的恶化。这个结果也符合逻辑,即依达拉奉对ALS患者总体人群无效,但对其中的一个子集(早期患者)有正作用,那么肯定对这个子集以外的部分(中期患者)有负作用。这项研究成果于2016年4月18日发表;说明依达拉奉对早期ALS患者有益、对中期ALS患者可能有害的特性,在其获得美国FDA批准前就已经广为悉知。五、依达拉奉存在严重的安全性隐患基于对原III期临床试验的事后统计分析和补充进行的III期临床试验,田边三菱公司发现依达拉奉对于发病早期的、症状轻微的、呼吸功能基本完好的ALS患者具有一定的疗效,但是同时也发现,一旦用药患者的呼吸功能开始下降,继续使用依达拉奉将导致患者的呼吸功能迅速恶化!田边三菱公司承认,美国FDA批准依达拉奉用于ALS治疗是基于小试验群体的、短期的补充III期临床试验的结果,因此彼时尚无充分的时间验证这个严重的不良反应。本着诚实的态度,田边三菱公司重新回顾了依达拉奉临床试验的历史数据,以及自2016年以来在美国波士顿VAMC就诊使用依达拉奉的ALS患者(可能或确定的ALS患者、但尚未气切)的肺功能检查结果,发现一旦使用依达拉奉的ALS患者的呼吸功能开始下降,继续使用依达拉奉将导致患者的呼吸功能更加迅速地下降!研究者并对此发出了警告。该项研究结果于2019年5月9日正式发表。ALS患者呼吸功能的下降速度直接与患者的生存期及生活质量相关。所以,依达拉奉对ALS患者呼吸功能存在的这个严重的安全性隐患,无论是否会导致其被召回、或是导致公司索赔,至少都会进一步缩小依达拉奉的患者适用范围。六、依达拉奉的口服剂型早先,医学界对使用依达拉奉治疗ALS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诟病:A、适用患者的范畴太窄;B、长期疗效(例如对生存期的影响)和毒理学特性(长期使用的安全性)尚未知;C、静脉滴注不方便;D、价格较贵。针对给药方法的创新,田边三菱公司正在开发一种依达拉奉的口服悬浮剂型,并已经进入由健康人群参与的I期临床试验。在药动力学参数(Cmax和AUC)方面,一次性口服100毫克和静脉滴注60毫克/60分钟相当,但不可与食物一起服下。一次性口服300毫克以内,药动力学参数变化呈线性,且无新的不良反应发生。依达拉奉口服悬浮剂型的下一步研究计划包括:药动力学桥接策略,用以加速口服剂型的开发;关键性转换研究,用以掌握口服剂型和静脉滴注剂型之间相等同的药动力学指标;ALS患者参与的安全性非盲临床试验;以及3种不同的给药方案。七、依达拉奉的抗氧化性早在2006年,田边三菱公司就完成了依达拉奉的II期临床试验,并发表了试验结果。该临床试验为非盲、未随机分组、无安慰剂对照,共有20位ALS应试患者参加;当时就已经确立了现今使用的、标准的依达拉奉静脉滴注给药方案。和接受依达拉奉治疗前相比较,给药1个疗程(6个月)后,应试患者的ALS病情指数下降减缓了2.4±3.5(p=0.039);当然不能排除存在安慰剂效应。该项临床试验值得关注的一点是,它监测了应试患者中枢神经系统中氧化胁迫的变化情况,监测的分子病理指标是3-硝基酪氨酸的含量。给药依达拉奉1个疗程(6个月)后,几乎所有应试患者脑脊液中的3-硝基酪氨酸均下降到检测灵敏度以下,无法被检出。这个结果说明依达拉奉作为自由基清除剂,可以将中枢神经系统中的氧化胁迫彻底清除。尽管依达拉奉将自己的抗氧化功能发挥到了极致,但是对ALS病情的延缓作用依然有限,因此也在侧面反映了氧化胁迫只对ALS的致病机理贡献了很小的一部分。八、结束语同本人的其他ALS科普文章不同,本文未对依达拉奉进行系统性的综述,时间轴乍看上去也比较乱,这是因为樊东升教授早在2017年依达拉奉通过美国FDA审批之际,就已经对其开发历程进行过系统的回顾,因此在此不再赘述。本文旨在介绍相关依达拉奉的一些关键信息:A、依达拉奉对发病早期的、症状轻微的、呼吸功能基本完好的ALS患者具有一定的疗效;B、6个月一个疗程的依达拉奉静脉滴注可以减缓适用患者的病情发展约2多个月;C、对中期ALS患者而言,使用依达拉奉不会产生有益的疗效、甚至可能会加速病情发展;D、一旦用药患者的呼吸功能开始下降,继续使用依达拉奉将导致其呼吸功能迅速恶化;E、依达拉奉的口服剂型正在研发中;F、依达拉奉可将中枢神经系统中的氧化胁迫彻底清除,但无法从根本上终止ALS病情发展。Christian原创科普:渐冻药绝密档案之依达拉奉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视频,建议使用火狐或者谷歌浏览器

努力加载中

关注

挂号

问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