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患故事
2018-12-08
关注

耳鸣患者的自述

两个月了持续地在耳鸣,看了三家医院,在家附近的二甲医院以为生病吃药就好了,后来发现不像我以前得烂疮,感冒发烧那样,是疑难杂症的一种很难好,后来去了耳鸣专病科,这个科室门口直接宣传和耳鸣做朋友什么的,说真的绝望,没说两句话,我以为开中药结果是中医院里的西医,又白跑一趟。第三次去了一家感觉和三甲差不多的二级医院,医生还画给我看和我解释自己给我做耳鼻内窥镜,开了药做了核磁,还告诉我之前的医院照了ct连鼻炎也没帮我看出来,我知道之前那次放射医生太忙了一个人看不过来,可是我也真够倒霉的,看诊的医生也很忙直接诊断是神经性耳鸣,开了药,这个药吃的我心慌心悸,我就停了还给我开了好多根本不能吃。难受😭,最后的医生去复诊了,看来也是没辙,可是我还是很感激。就算了吧,也只是亚健康状态,以后再打算去中医科看看,已经真的决定习惯了。保持好的心态吧。还有远离蚊香是蚊香伤害了我的脑,还有蚊虫。

2018-12-01
关注

精准医疗的典范——我在上海市胸科医院胸外科曹克坚主任处的就诊体验

   我是一个精准医疗的受益者,在患病治疗的过程中,我遇到了一位医德高尚医术精湛的好大夫。2017年4月,我在乳腺癌手术后化疗的复查中发现了原发肺部磨玻璃结节,报告显示:右肺上叶尖端不规则磨玻璃结节1.0*1.1cm,AIS/MIA不除外。身心疲惫的我在完成了化疗后开始问诊磨玻璃结节的治疗,我辗转于各大医院求诊了诸多专家,意见基本一致就是开刀治疗,有的医院还开出了住院单。拖着孱弱的身体背着沉重的思想包袱,2017年12月1日我慕名找到了上海市胸科医院曹克坚大夫,曹大夫儒雅和善给人一见如故的感觉。他在听了我的介绍又仔仔细细地看了带去的几张CT,他劝我不要紧张,放松心情,六个月随访,他分析即使是坏东西也是惰性的,恢复体力再做治疗。话语不多但句句中听,走出医院如沐春风。     曹大夫的诊断使我了解了自己的病情,提振了我治疗的信心。此后我遵医嘱,按时复诊,放下包袱、轻装上阵,调养身体,安心地投入到乳腺癌的康复治疗,使身体得以恢复到最佳状态。转眼11个月过去了,曹克坚大夫的精准医疗在我的手术前和手术后再次得到了完美体现。鉴于我的结节有所变化,曹大夫明

2018-11-14
关注

医技精湛,医德高尚的所广军主任医师

     我患胆囊结石多年,这次体检时发现胆囊肿大结石卡在颈部急需外科复诊,在同事的推荐下我慕名找到了普陀中心医院外科所广军主任医师。他用那和蔼可亲的语气和我分析病情,用那丰富的临床经验迅速果断作出判断,即刻第二天就亲自帮我做了微创手术,在手上前一刻他还亲切的问候你一下,使我们患着顿时有了安全感,感觉病已好了一半,所主任手术娴熟,麻药一过我人就很精神,手术当天下班前他还会来病床问候每个病人,他这种处处为患者着想的精神深深感动了那个患者,所主任不仅医技精湛,医德更高尚,在此我要为他大大的点个赞👍!么么哒!

杨青峰 主治医师
2017-06-11
向TA提问

人文关怀让“冰冷”的手术有温暖

乳腺纤维瘤是年轻女性最常见的乳腺疾病,当肿物比较大,手术切除肿物是必要的治疗手段。乳房肿物活检切除术,一般都是在局麻下进行的。患者面对手术的恐惧加上局麻下患者或多或少都会有些疼痛,术中对患者的人文关怀尤显重要。       今日手术患者是一位25岁年轻已婚女性,两岁小孩儿的母亲。她是双乳多发纤维腺瘤,左乳两个瘤子,右乳三个瘤子,三年前她曾经做过乳房肿物切除手术,这是她第二次手术。早晨查房前,手术室护士已经把手术患者接到手术室。查完房,处理好医嘱,八点半我准时进入手术室。手术医生到手术室都要换手术室的刷手衣,戴上帽子口罩。换完衣服以后,除了身高不同,大家基本都是一个样子。       换完刷手衣,我进入乳腺外科常用的406手术间,患者已经做好准备,躺在手术床上。进入手术室我发现,今日我和我的助手都是男医生,巡回护士恰巧也是男医生,唯一的女生是跟我一起实习的女学生。因为我戴着帽子口罩,患者没有认出我来。我喊出患者的名字,她连忙答应说:“是杨医生吧?”。我听出她的紧张,我连

高鹏 主任中医师
2017-04-25
向TA提问

挖掘真善美,引导新风尚——“医患故事”征文获奖感言!

微医“医言堂”举办的“医患关系”征文,通过一个个真实的故事,讲述了出许多真实生动感人的医患故事。故事的主人翁虽然都是极其普通平常的患者和医生,平凡而微小。其中的一个个医生,在故事中,并没有做出什么的伟大业绩,也没有取得什么辉煌成就。他们只是尽了本职工作而已!其中的一个个患者,他们所做的事情,也只能说仅仅是人性的本能所推动的一些自发的、自觉的、善良的、质朴的行为而已。但是,这些故事仍然是有意义,有价值的!尤其是在当今社会,在现代特殊的社会背景下!他们的意义和价值就是,在一片灰暗色的医患关系背景上空照亮了一抹靓丽的色彩!那是医患关系的广漠沙漠中顽强生长的一丛丛灌木林!那是医患关系的无边黑夜里耀眼的点点篝火!那是医生和患者群体人性中尚未泯灭的闪亮的星星之火!这次微医“医言堂”杯征集到的“医患故事”,绝大多数是亲历者自己讲述的。主体参与者是医生。他们不是作家,也不是新闻记者。他们的故事质朴,文字粗糙,文章短小,细节缺乏。如果单纯看文章,所展现出的只能说是美好的医患之情的线索和素材而已。其中更为感人的细节、更为丰富的内涵还有待发掘。但是,参与者们不避文笔简陋,积极参与,只是要告诉社会,告诉病人群

2017-04-21
关注

高冷的牙医

今天在医言堂看到这个话题,从小到大,总会有个小病的时候,形形色色的医生见得也不少了,但看到这个话题,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给我拔除智齿的那位医生。说是医生,其实应该叫哥哥更为准确,因为他很年轻,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几岁。看过我之前那篇拔智齿帖子的朋友们应该还有些印象,我第一次拔智齿,而且在之前已经去了一家医院,那家医院一位很是年长的医生说我的情况还是挺不好处理的,一不小心可能会面瘫。而这位医生看上去像是刚刚工作没多久,而且人也很高冷,在手术前只跟我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连几句安慰鼓励的话都没有,可想而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但真的等到手术时才发现,这位医生的高超医术,全程我只能感觉到敲击声和他拿了各种各样的工具伸到我嘴里,却是几乎没有痛苦,看着他沉着冷静的面容,我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最后他只用了20分钟就结束了这个手术,然后只简单的跟我说了一些接下来恢复期的事项,剩下的都交给了助理,自己便匆匆走了。这位医生一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虽然面冷,但却心热,我想,高超的医术才是一个医生真正魅力的所在吧,还是要对他说一声,谢谢!

别小华 主任医师
2017-04-20
向TA提问

【患者故事】∣“难以下咽”的游子

  诗曰:“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销磨。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今天,我要向大家讲述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   2016年3月份,祖籍陕西省西安市的王先生从自己的第二故乡江西省南昌市回到家乡,这些年因为在外做工程,王先生很少回家,这次回家本想着去拜访自己多年不见的亲友,大家坐在一起聊聊天、喝喝茶、叙叙旧。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事情对于王先生来讲确实难以实现,不是因为长时间不见大家有些生分,而是因为王先生患上了一种病,这种病的临床表现就是疼痛,而且引起疼痛的方式简直让人无法接受!到底是怎么的呢?   事情是这样的:2016年元旦过后的一天,王先生感觉自己的喉咙难受,有些疼,以为自己是嗓子发炎,便到药店买了一些治疗嗓子的药。没过几天,王先生发现自己怎么连饭菜都咽不下去了,而且只要是吞咽食物,他的咽部就会奇痛无比。为此他专门去了当地医院去检查喉咙,所有检查做完后结果是:咽部正常。这就更让王先生想不通了,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自己一吃东西喉咙就疼呢?于是,王先生在网上寻找答案,经过几天的查阅,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网上所说的舌咽神经痛。为了弄清楚真相,王先生继续在

高鹏 主任中医师
2017-04-20
向TA提问

二百小时胆战心惊,一个星期逆转胃癌

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二年了,但是,现在回忆起来,仍然有惊心动魄、心有余悸之感……那是一名晚期胃癌患者,而且还是肝脏多发性转移,已经在三家三级甲等医院做过多项检查,明确诊断。曾经在外地一家著名的专科医院住院治疗,准备在改善肝脏功能以后,行全身化疗。但是由于病情发展速度比较快,在保肝退黄治疗过程中,胆红素继续升高,肝功能继续恶化,失去了全身化疗的条件。病情迅速加重,一般情况迅速恶化。最后患者不得不回到本地医院,准备进行临终关怀治疗。虽然用救护车保驾护送,安全回到本市,可是比较大的综合性医院却不再愿意接受这种病人了。经过熟人介绍住进了我们医院的病房,目的当然是临终关怀。虽然入院前已经初步知道病情,但是,当真正看到病人后,还是被吓了一跳!非常消瘦,重度黄疸,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情况很差!常规和患者家属沟通后发现,家属对病情已经非常了解。对预后也有了充分的认识,心理上也接受了现实,做好了相应的准备。但是感情上面,他们不能接受的是,从诊断明确,到被宣布失去了所有的治疗机会,只有短短的半个多月的时间!太快了!他们不死心!不服气!心理仍然存有一线希望,不忍心放弃,尽管觉得非常希望渺茫,但是还是非常希望能进

2017-04-20
关注

#好医生#

我一开始是甲亢,在私人门诊治成甲减。然后又到武汉同济医院内分泌科治疗,很幸运,遇到了一位认真负责的好医生,贺冶冰医生!在后续的检查中又查出了糖尿病与多囊卵巢综合症,这些病来的突然,也很痛苦。忘了说了,我今年24岁,这么年轻得这些病确实有些难以接受!病情复杂,自己也什么都不懂,问题也比较多,但贺医生都一一解答,没有丝毫不耐烦。在我半年的就诊经历中发现,他对每一位患者都是如此。只要在医院就诊过的应该都有亲身经历,在医院里不被医生喉两句,看点脸色,你都觉得自己是不是进了个假医院,呵呵,当然了,这是开玩笑的。但也反映出一个常态!扯远了……因为贺医生,每个月一次的医院报道都显得没那么烦躁了!直到三月份准备来复诊的时候,一次次打开微医显示的贺医生都是停诊状态,等了又等,拖了得有十多天,状态依然没有变化,无奈只有挂其他医生的号。很不巧,这次挂的这位医生,态度那叫一个差。在诊室外等待就诊时,就看见医生出去两次接电话,每次都有十分钟吧。当时已经11点了,我是30号,从其他病人的聊天中得知20号都还没进去看,还抱怨说医生不停的出去接电话!因为护士说过,上午的号上午一定会看完,我也就放心的在外面等着。终于在

2017-04-14
关注

精华时刻:晚期癌症的寿宴

当我们年幼时,期盼时间可以快一点再快一点。当我们热恋时,却期盼时间可以慢一点再慢一点。可是,当我们患癌时呢?当我们劫后余生后呢?时间的定义似乎更佳不同了。医生高鹏曾参加过这样一场寿宴,他曾是他的晚期肺癌患者,已经有了十二年的生存期,近日他八十大寿,家人举家庆贺,并盛情邀约高鹏医生,推托不下便欣然前往,没想到在台前,老人向他进行了三鞠躬。让我们来看看高鹏医生的帖子【当我被晚期肺癌患者请上寿宴主席台‌】,讲述他的医患故事。此后老人则百感交集地回顾了他患肺癌之后的就医经历,以及如何一次次从失望、绝望,到期望和希望的心路历程!而我的头脑里也像电影镜头闪回一样,一幕幕想起了老人曾经的诊疗过程的片段。‌这是一名右肺癌患者,2006年手术后,很快出现远处转移。最可惜的是,患者在其他医院行化放疗治疗,身体不能承受其毒副作用。并且,化放疗后肿瘤明显比治疗前增大。显然,这是对化疗是先天性耐药的肿瘤。当时,还没有分子靶向治疗药物面世。面对这种难以性的肺癌,患者一度陷入绝望。经别人介绍,患者来我处就诊。经过多次沟通,确定了中西医结合治疗方案,重新开始治疗。反反复复,坚持数年,终于取得很好的疗效。在发现肿块转移

努力加载中